作者需要养家, 请买正版吧,只有晋江是正版,其他地方都是盗版  “极品改造系统为您服务”

  “你说让我改造极品,是全家人都改造吗?”

  “不是,宿主只需要改造原宿主所有的儿子儿媳,但, 本系统规定, 如果宿主能改造任务之外的人也能计分。”

  “哦,也就是说, 儿子和儿媳是必选项,其他人是可选项。”

  系统:“对”

  谢伊兰:“那,刚才那男人脑门上的666代表什么意思?”

  “原宿主典当百世灵魂, 需要宿主改造她的儿子儿媳,把他们三观掰正, 争取做对社会有用的人。刚才那三个6分别代表三观值。知道三观是哪三观吗?”

  这点常识谢伊兰还是知道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

  系统:“回答正确,不过, 原宿主是个比较务实的人(其实就是没文化), 她所认为的三观是指孝心观, 是非观和事业观, 只要宿主刷满这三项就算任务完成。”说着又简单给她介绍了三观分值如何刷满。

  孝心值可以判断一个人对养育他的人满意程度,打分的自然就是要改造的人。

  是非值可以反应一个人的内心, 究竟是正义的, 还是丑恶的。越是是非分明的人, 分值越高。这个分值由系统判定。

  事业值可以决定一个人的能力。如果他的能力越高,就代表他的能力值高。这个分值也由系统判定。

  听到这里,谢伊兰就有些不懂原身了,人家不都说今生事今生了吗,原身都死了,怎么还执着于今生呢?就算她把这些人三观全掰正了,跟她又没什么关系,她也享受不到这些人的孝心吧,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

  而且还用百世的灵魂来典当,只要想想这么长的时间都觉得亏得慌!

  她的腹诽虽然没用嘴巴说出来,可系统是不定时扫描她的脑电波的,直接扫了个正着。

  原本磁性又平和的男声突然变得极其严厉,警告般地开口,“请宿主谨慎对待任务,不要随便非议原宿主。要知道,顾客就是上帝,她是最后给你打分的人,如果你不能让她满意。你将得到的回报就很有限。”

  谢伊兰被训也没有生气,反而被“回报”这个字眼吸引住了,不可思议张大眼睛,“我还有回报?”她以为自己帮系统完成任务,系统就让她见她奶奶,完全是各取所需,谁成想还会有回报。简直就是意外之喜有木有。

  “宿主在这里待一年,在原世界就是一天。时间是宝贵的,当然要有回报。”系统义正言辞地说。

  这理由她喜欢!谢伊兰心里赞了一下,激动道,“我能有什么回报?”

  “宿主完成任务,本系统根据任务完成情况,宿主将会得到一定的金额奖励。算法是改造总分乘10000再乘原宿主打分系数”

  谢伊兰想算算自己的酬劳到底能有多少,所以追问道,“那每个人的分值是多少?”

  “三观值满分都是10分”

  谢伊兰在心里默默算了一下,一项10分,三项就是30分,她要是改造八个人,如果原宿主给她打了0.8的系数分,那她就能得到192万。这笔钱都能在二县城市买套房子了。这还是硬性指标,她还可以改造任务以外的人,到时候,她改造二三十个,别说是一套房子了,恐怕买栋别墅都有可能。

  这交易实在是太划算了。只是,她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原谅她从小就是个爹不亲娘不要的孩子,突然从天上掉下来这么个馅饼,她本能反应是高兴,第二反应就是怀疑这馅饼是不是个陷阱。只是,想到这系统也没必要给她设陷阱吧?它一个脑电波就能解决她。

  “为什么原宿主选我?”

  系统:“原宿主要求执行者必须是她的亲属,而且三观值必须满分。”

  听了这解释,谢伊兰更糊涂了,“原宿主和我有亲属关系吗?我怎么不知道?”

  系统:“绝对没错,她是你奶奶的奶奶。”

  什么?谢伊兰差点被自己口水呛死。居然是祖姥姥,也就是说她现在的身份和她奶奶对调了,谢伊兰觉得颇有几分搞笑,可紧接着又觉得有些沉重。

  她从小就跟奶奶相依为命,小的时候,她经常喜欢问东问西的,曾经也问过奶奶关于她家人的事。奶奶多数时候是不说的,偶尔被她缠怕了,才会吐露几句。

  奶奶命非常不好,从小到大被太姥姥(奶奶的妈)使唤惯了,没有吃过一顿饱饭,家里有三个哥哥,太姥姥从小就让奶奶给她三个哥哥当保姆。起得比鸡早,睡的比狗晚,吃得比猪差,干得比牛多说得就是奶奶。长到十五岁,为了换取高额彩礼好给她三哥娶媳妇,太姥姥直接把奶奶嫁给大她二十岁的爷爷。爷爷是个瘸子,一喝醉酒就会打人,他前一个老婆就是被他喝醉洒失手打死的。

  奶奶嫁给爷爷两年多,被打不下三十次。但即使如此,奶奶也没有回过娘家求哥哥们给她撑腰。在奶奶心里,她娘家就是吃人的豺狼,比喝醉酒的爷爷还可怕。

  在嫁给爷爷不到三年,爷爷有一回喝醉酒,失足跌到鱼塘里,淹死了。

  爷爷刚死的时候,奶奶还很年轻,虚岁才十八,但为了儿子,她没有再嫁。娘家也没有回。因为嫁得比较远,从来没有回过娘家,娘家人也当她死了。所以从来没有上过门,奶奶就一直守寡到死。

  奶奶苦了一辈子。辛苦养大的儿子也不孝顺,把一岁多的女儿丢给奶奶,却连一分赡养费也没给。等奶奶没用了,她爸直接连家也不回。别人都说奶奶苦,可奶奶却说,这日子已经很幸福了,比起她小时候根本不算什么。

  每次她听到奶奶这么说的时候,谢伊兰总在心里寻思,每天只吃素菜,两三个月才吃上一回肉,这都不算苦,那什么才是苦?

  奶奶就跟她说起小时候的事儿。

  小的时候,还没分家,一大家子全住在一个院子里,祖姥姥是一家之主,非常重男轻女,比太姥姥更甚。太姥姥为了怕奶奶饿死,将来收不上彩礼,偶尔还会给奶奶吃顿饱饭。可,没分家的时候,奶奶顿顿吃红薯。甚至连过年的时候,奶奶也沾不了荤腥。大冬天的,到处长冰棍冰茬子,奶奶还要去河里洗衣裳,冻得满手起冻疮。身上的衣服从来都是大补丁叠着小补丁。一直长到十五岁,奶奶都没有穿过一件新衣服。

  想到奶奶所受得苦,谢伊兰暴躁的想打人。

  可,突然她又想到,这穿越好哇,穿越了,她就成了奶奶的奶奶,到时候,她想怎么疼奶奶就怎么疼!

  她抿了抿唇,心里只剩下庆幸。

  不过她有些奇怪,“你这孝心值只是对养育人的孝心,生父生母不算吗?”

  她还是知道自己的,她对自己的亲妈亲爸一点好感也没有。在他们把他们当累赘抛弃的时候,她就发誓即便将来他们死在她面前,她都不会为他们掉一滴眼泪,别说满分,恐怕她连一分也没有,她就是这么铁石心肠。

  系统:“生恩由天道所管,本系统只计算养育之恩。”

  “那如果养育的人是两个呢?比如亲爸亲妈。”

  系统:“取平均值即可”

  谢伊兰‘哦’了一声,转瞬又想到。她的孝心值和是非值为满分,她还可以理解。但,事业值满分,这就有点奇怪了。

  她就是一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才刚刚跟单位签了合同,还没正式开始工作呢,事业值怎么就满分了?这标准也太低了吧?

  她心里这样想着,系统自然扫描到了,“你自强自力,靠自己勤工俭学上完大学,已经超过60%的同龄人,所以按照原宿主的要求,你已经是满分。”

  谢伊兰顿时明白了,也就是说,这十分虽然是系统打的,可制定这个标准的却是原宿主。也就是说,她只要让自己的改造对象,能力值超过60%的同龄人,那就是满分,这简直太棒了。

  不过紧接着,她又想到自己原来的身体有些担忧地道,“系统,如果我在这里待了三十年,那在原世界就是三十天,这不吃不喝的,等我完成任务回去,我还有命吗?”

  系统:“不用担心,宿主的真身现在在医院,我们已经把你隔离。你就像植物人一样,睡着了而已。而且,为了让医院收留你,系统自动帮你充值了二十万块钱,作为治疗费用。宿主无需担心。”

  听到这话,谢伊兰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也不再嫌这个年代苦了。

  虽然就她刚才看到的数字来说,这分数很低,可还是能完成的。只是想到她之前刚开第一句就露馅了,不由得还是担心,“我现在没有原身的记忆,这样很容易崩人设,这真的没有问题吗?”

  系统:“宿主可以选择导入原主记忆,也可以采用书面阅读方式,宿主选择哪一种?”

  谢伊兰怕自己在这些人面前露馅,赶紧道,“导入原主记忆吧。”

  只是,她运气有点背,一连问了好几户人家,都说房子太挤,没有房间出租。

  钱淑兰有些失望。

  正当她无处可去的时候,突然想到之前认识的黄牛张石头,他应该认识不少人吧。毕竟走街串巷的,知道的事儿肯定不老少。

  打定主意之后,钱淑兰立刻到张石头常待的那个巷子里找人。

  谁成想,张石头根本不在。

  钱淑兰只能到红旗饭店去向杜老板打听,得知张石头下午才会过来,钱淑兰便向杜老板打听附近有没有人家要租房子。

  杜大海歪着脑袋想了半天,终于让他想到一个地方,“正好我认识一个姑娘,她一个人住,我帮你问问她,是否能租一间屋子给你。”

  钱淑兰眼睛一亮,立即朝他道谢。

  杜大海摆摆手,“不值当的。”

  正好,现在也不是饭点,杜大海让徒弟忙活,自己先出去找人。

  钱淑兰觉得自己跟杜大海只不过点头之交,充其量就是认识,连朋友都算不上。对他的帮忙,钱淑兰觉得自己应该有所表示,所以她起身到百货大楼准备买件东西当谢礼送给杜大海,也算是礼尚往来的意思了。

  她寻思这杜大海是个厨子,送把刀说不定正合他的喜好。

  现在买刀还不需要工业券,所以钱淑兰一口气买了三把。

  之前,她已经买过两把了,还买了五张大铁锅。

  为什么买这么多?其实,也是以防万一,如果将来分家,儿子们要买铁锅应该很不容易,毕竟乡下哪来的途径凑工业券?

  现在她提前买了,也算是以防万一了。

  等她回到饭店,没过多久,杜大海就领着一位姑娘进来了。

  钱淑兰没想到还是熟人。

  “姜同志?怎么是你?”

  姜玉瑛也没想到杜叔叔所说的人居然是这个老太太,心里十分满意。这些日子,她大姑一直带着人到家里闹,门锁她都已经换了,他们进不来。只好半夜过来敲门让她睡不好觉。一连几天她都是这样没精打采的过来吃饭,自然被杜叔叔看到了。她就跟杜叔叔抱怨两句,没想到对方会帮她介绍同住的人。有了同住的人,到时候大姑一定不敢再过来捣乱。毕竟对方跟大姑可丝毫没有关系,不算亲戚纠纷,街道办不敢再和稀泥。这也是为什么她不缺钱,却要把房子租给别人的原因。

  杜大海有些惊讶,“你们认识?”

  姜玉瑛和钱淑兰笑得开怀,钱淑兰便向杜大海解释了两人认识的经过。

  杜大海朝姜玉瑛叹了口气,“要不,你还是找个男人嫁了吧!有夫家为你撑腰,你也能少受点罪!”

  哪知道听了这话的姜玉瑛脸上的笑容却淡了下来,她固执地摇头,“杜叔叔,不用了。我不嫁人!”

  杜大海也知道她的顾虑,便也没说什么,转尔说到租房子的事儿,他朝钱淑兰笑着道,“你说住十天,我寻思你自备口粮,付两块钱就行。”

  因为是短租,所以比长租贵上一倍。

  钱淑兰倒也能理解,直接点头答应了。

  钱淑兰把自己买的刀送给杜大海,他却推辞不收。

  钱淑兰却执意要他收下,末了又有些为难道,“杜老板,其实,我还想让你帮个忙,如果你不收,我也不好意思开口了。”

  听到这话,杜大海便问道,“什么事?”

  钱淑兰哪有什么事儿,她不过是随口一说,于是装作很为难地表情看了一眼周围的人,“以后我再跟你说吧。”

  杜大海以为她要他帮的忙可能有点难以启齿,不好说给其他人听,想了想,还是收下了。

  心里还在想着,如果自己帮不上忙再把东西退回去就是。

  姜玉瑛帮钱淑兰拎着包裹,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红旗饭店。

  姜玉瑛带着钱淑兰走到自己家院门的时候,突然隔壁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打骂声。

  姜玉瑛有些无奈地笑了笑,钱淑兰颇有几分不解。但也没有好奇地凑过去看。

  姜玉瑛安排的房间很宽敞,一张床,一张书桌和衣柜。

  钱淑兰很满意,姜玉瑛又跟她介绍了吃饭的问题,“这边的土灶可以用。其它的东西,您也能用。”

  她收费贵一倍,所以,油盐酱醋都包括在内的。

  钱淑兰很满意,转尔跟她聊起了家常。

  原来,姜玉瑛是个孤儿,全家人都在战乱之中死了。

  因为父亲是个烈士,上面领导怜惜她,还给她安排了一份工作。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