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程曦三岁的时候,时年三十五“高龄”的沈瑟又怀上了第二胎。 她看着两条杠的验孕棒,不可置信地看了很久,然后从卫生间出来,看了眼还在睡着的男人,没出声,只轻手轻脚地走出去,找到手机,给何清打了个电话。

  这个时候的电话着实扰人清梦,被吵醒的何清有点起床气,嚯的把丈夫横在自己胸前的手扯开,可怜的侯易铭还不知道自己是被人撒了气,皱着眉头咕哝了两声,又继续睡了过去。

  何清披上睡衣接通电话的时候,那边的沈瑟着实已经煎熬许久。

  听到何清的声音,她压低声音,语调还有点轻颤地说道:“清清,怎么办啊……”

  何清打了个呵欠,一杯水下肚之后,那点儿不顺的气也跟着散去了:“什么怎么办啊?”

  “我……好像又怀孕了。”

  何清:“……”

  ……

  作为第一个知道沈瑟怀孕这件事的人,何清表示这正常的很,还有点骄傲,谁让她们是最好的朋友呢。

  可是除此之外,她也忍不住感叹:“不是吧,你家程总还真是老当益壮哈,咋这么快又有动静了。”

  沈瑟对她说的前半句很是无语,什么叫老当益壮,她家程老师一点都不老好不好,走出去说他三十多岁都有人信。

  不过争辩这点好像也没什么意义,现在的问题是,对于她怀孕的这件事,到底,要,怎么,处理,啊。

  “怎么处理……”何清撇了撇嘴,给出了自己的意见,“当然要跟你孩儿他爸说一声啦,你俩好歹每天睡在一张床上,你什么情况,他还能不知道?”

  沈瑟也知道这个理儿,可也许是之前的事还有阴影,她潜意识里,是真的有点打怵跟程绍仲说。

  不过又一想,现在还有什么可打怵啊。

  要是他再说出那种不要了之类的混蛋话,她就带着闺女回娘家去!这次说什么也不会原谅,嗯,绝不原谅!

  ……

  吃早饭的时候,沈瑟坐在餐桌上,看着一身优雅用餐的男人,后者的眼睛一直盯着手里的报纸,几乎没瞅她一眼。

  果然是婚后的日子平淡如水,想当初刚结婚那阵,他们还过了一段如胶似漆的新婚生活呢,结果才过了多久的时间啊,她就熬成了黄花鱼,相比较起来,还是男人比较吃香,有钱有权还有貌,走出去不知道有多少小姑娘上赶着追呢。

  沈瑟喝了口粥,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下子程绍仲终于从报纸上抬眼,瞧向她:“怎么了?为什么叹气?”

  有些话在喉咙边滚了滚,沈瑟犹豫了会儿,还是摇了摇头,低下头继续喝粥。

  程绍仲又深深看了她两眼,目光有些幽深。

  吃完早餐他去上班的时候,以往跟他一起出发的沈瑟却有些恹恹的,她说她今天身体不太舒服,想在家里休息,律所那边她会请假。

  现在沈瑟依旧在贺成所,业务重新上手,加上之前的案子累积了点名气,现在在南城也是能说得上名号的大律师了。

  先前她不愿意一直待在家里做家庭主妇,所以在女儿断奶之后就选择继续去上班,不过做女强人什么的不是她的志向,她就是不想总被人养着,那不符合她的价值追求。

  程绍仲对她的突然请假虽然有点意外,不过也没多问,很快出了门,司机也已经在外面等候。

  沈瑟在窗前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再一次确定,变了变了,这么快就变了。

  以前她稍微有点病痛他就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现在她都这么明显地表现出来了,他倒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真的是无一例外!

  ……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的缘故,沈瑟觉得身体特别的重,特别的乏,午饭后跟女儿玩了一会儿她就撑不住了,让保姆带女儿回去睡觉,她也趴在了客厅的榻榻米上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的有些长,醒来的时候,她都忘记了这是在哪,一个不经意的翻身,还差点滚到地上去。

  这让她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好久都没敢动弹。

  等到五感回归,沈瑟才慢慢坐起身,看了眼时间。

  下午四点五十分,程绍仲倒是快下班回来了。

  可是怎么办,现在她一点都不愿意看到他,因为这会让她有点心理生理的双重不适。

  忙碌了一天回来的程先生,也敏锐地察觉到了妻子对他的种种不满。

  每当他有意无意地靠过去的时候,都会被人嫌弃地挡回来。

  这可不是件好事,虽然自诩为宠妻无度的男人曾经告诉过他,夫妻间偶然闹个别扭,算是情趣的一种。

  可他是无论如何都发现不了这种情趣的存在,沈瑟跟他闹脾气,他从不觉得生气和厌烦,日子过得这么久了,还是会感到忐忑。

  直到吃完晚饭,沈瑟依旧是绷着脸,不搭话,也不主动进行眼神交流。

  程绍仲又不是那种情话软话信手拈来的那种人,所以即便是想要改善关系,也有点无从下手。

  睡前他陪着女儿在房间里玩的时候,终于有些忍不住问道:“你妈妈到底为什么生气了?”

  小曦曦在专心地玩自己手里的玩具,对自家老爸苦恼的问题听也听不懂,答也答不出来。

  程绍仲便摸了摸女儿的小辫儿,心里不由得在想,该不会等这个小祖宗长大了,也动不动跟他闹脾气吧,他一个祖宗都治不了,可别说再来一个了。

  可人生啊,就是有这种甜蜜的烦恼,以及甜蜜的负担。

  洗漱完睡觉前,沈瑟不死心地又验了一遍,还是跟早上一样的结果。

  这下是真的八九不离十了,她在洗手台前靠坐了很久,最终长吸一口气,走了出去。

  她一走出去,程绍仲正背对着她在看什么东西,听见动静却立马塞进了口袋里。

  沈瑟装作什么都没看到,只是走上前,走到他面前,努力平静着声音说道:“明天我想去趟医院。”

  程绍仲一听眉头就皱了起来:“又是哪里不舒服?”

  “算是吧。你要是有空就跟我一起去,没空的话就算了。”沈瑟说的随意,但她的意图还是挺明显的。

  程绍仲这么聪明的人,当然能猜出她的想法,可他偏偏回答:“我明天有点事,让司机送你去吧。”

  沈瑟咬住嘴唇,移开目光,万般滋味下,选择了沉默。

  ……

  医院妇产科外等待化验结果的人还有不少,大家脸上的表情各异,在这简单的一角,就能看出这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万般景象。

  沈瑟是一个人在等着的,这段时间内,她告诉自己,无论最后是什么结果,只要别后悔,那就可以了。

  而最终拿到确认的单子时,饶是做好了准备,她还是忍不住有些手抖。

  走出医院时,沈瑟的脸色略微有些苍白,走出几步还有点头晕,她扶着头在原地站了会儿,这个时候,像是有谁跑到了她的面前,带着明显的气喘。

  沈瑟抬头一看,有些愣住了,他怎么会在这,不是说公司有事吗。

  程绍仲额上有一层细汗,脸色也有点儿红,不知道是累的还是急的,他攥住沈瑟的胳膊,声音略有起伏地问她:“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他什么?哦,是怀孕的事吧。

  沈瑟叹了声,说:“我没说,你不也知道了,是小张告诉你的吧。”

  程绍仲手上的力道慢慢收紧,像是纠结挣扎了许久,才又开口道:“你打算怎么办?”

  沈瑟也盯着他,这一次,她没选择退让:“我想要他。有了曦曦之后,你再让我放弃一个孩子,我绝对做不到。”

  程绍仲哪有什么反驳的话,他只是紧紧地、紧紧地抱着她,心下温软,满目狂喜。

  ……

  怀了孕的沈瑟,跟平时的沈瑟相比好像并无不同,待遇并没有提高,因为以前她的待遇就是最好。

  而当你看一个人不顺眼的时候,他连呼吸都是错的,同理,要是这种眼光扭转,那是怎么瞧怎么喜欢。

  先前沈瑟嫌程绍仲对她不够关心了,还又误会他不想要两人的孩子,这些都让程绍仲很是受伤。

  事实上,他这段时间掖着藏着的,是听某人的建议,打算准备个结婚周年惊喜给妻子,精髓就是神秘,要是提前让她知晓了,还谈什么惊喜。

  那天她没陪沈瑟去医院,是因为跟费洛德约好了去签署财产转让协议。

  他的财产,他给分成了两份,一份给妻子,一份给女儿,至于他,签了这些之后,就变成蹭吃蹭喝的了,而沈瑟差点就不让他蹭吃蹭喝了,可真是惊险。

  但等到第二个孩子出生后,这些协议估计还得修改,但那是后话,麻烦都留给以后的程绍仲吧,现在的他,只想老婆孩子热炕头,跟妻子女儿,还有尚未出生的二宝,跟他们待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他觉得弥足珍贵。

  这天晚上,沈瑟早早地吃完饭去到院子里,坐在摇椅上,吃着保姆阿姨给她准备的酸果,赏着今晚的明月。

  程绍仲走到她身边挨着坐下,将软软香香的妻子抱在怀里,他别提有多惬意了,还在沈瑟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沈瑟瞪了他一眼,却没推开他。

  两人就这样静静待了会儿,沈瑟嚼着酸果,想了想,突然说道:“我觉得我们两个大概一辈子都是这样了,你让我伤心了,我们再和好,和好了之后,改天你又得惹我生气。唉,为什么何清跟陆太太的丈夫们不会这样呢?我听说他们夫妻感情可好了,好到不能再好了。”

  程绍仲一听这话有点咬牙,没有哪个男人愿意让妻子把自己和别的男人比较,而且他还是被比下去的那一个。

  不过他可不能坐以待毙,他得做些什么,扭转妻子对他的看法。

  轻咳了声,他神态有些不太自然地说:“别的男人那么好,你也看不上,喜欢的不还是只有我。”

  此话一出,沈瑟眼睛瞪得更圆了:“所以呢,你就是吃定我了?”

  程绍仲见她生动的眉眼,内心陡然生出些柔软和感动。

  是啊,从以前到现在,他所倚仗着的,不就是沈瑟喜欢他,也只有沈瑟,才能忍得了他冷淡的脾性,他或许一辈子都没办法改了,可他也知道,她不会再离开他了。他也会穷尽一生,用他所有说不出的爱,护她平安与安宁。

  程绍仲没再说话,只是低下头,温柔地吻上了妻子。

  夜凉如水,唯有彼此身体的温热,才能给予对方暖意。

  ……

  “你怎么动不动就亲人啊,让曦曦看到了影响不好。”

  “没事,她不在。”

  “……二宝看到了影响也不好。”

  “嗯,那我注意着点。四个月了,够安全了。”

  沈瑟:“……”

  安全什么???

  到最后,她还是没让某人得逞,一脚把他给踹了下去。

  被嫌弃的程绍仲也没恼,只坐在她的脚边,点了点他的唇角,在笑。

  沈瑟问他笑什么,他便回答:“果子太酸,你怎么吃得下去的。”

  什么果子酸,他明明没吃啊……

  等到她再被人扑倒的时候,终于是知道,这“隔空”吃果子是种什么操作了。

  ……

  属于他们现在和未来的幸福生活还在继续,当然生活不可能只有一种味道,有了甜,也有辣,咸,苦,酸,但愿终此一生,你跟我都能找到共同品尝这些百味的人。

  虽然他那么不好,可在她的眼里,就是替代不了。

  ——全文完——

  【感谢大家对《瑟瑟生婚》的支持,虽然还是有很多的不圆满,但这也是我预期能想到的,最合适的结局了。关于老程和瑟瑟,本来还有很多的话要讲,但是篇幅有限,还请大家移步“章小倪儿”微博,和“章小倪”微信公众号,公众号上还会有福利哦,老读者都懂得。这篇文的番外只有这些了,因为是第三人称,所以不需要写男猪独白,我现在的状态也写不出啥糖了(但其实还是有点甜的对不对)。无论大家满意与否,这一篇文,到此是真的画上了一个句点。最好的祝福送给大家,再次感谢各位,鞠躬~】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