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一周年纪念日, 许凛觉得自己有必要谈个恋爱了。

  他在网上输入“让女生心动的行为”,回车, 看着那一大串行为准则,陷入了沉思......

  “一,轻吻额头。”

  作为大四狗的沈圆最近有些忙, 毕业论文折腾得她焦头烂额, 已经一连半个月没回归元观了。

  这天她刚从导师办公室出来,就看见了站在大门口等她的许凛。

  看着他略显寂寞的背影, 沈圆一脸愧疚,刚把手搭上他的肩膀,眼前一花,额头上多了一抹温热的触感。

  沈圆:“......”

  今天特意擦了粉,十斤厚的那种。

  许凛抬起头,双唇发白,嗓音诱人:“心动吗?”

  “办公楼里秀恩爱,沈圆你的毕业论文是不想过了吧?”

  导师那熟悉的嗓音阴恻恻地从沈圆身后传来。

  沈圆:“............”

  不心动,心凉。

  “二、将你猛地揽入怀中,揣给你100块钱。”

  好不容易结束了答辩, 沈圆跟许凛去酒店里好好干柴烈火了一晚上。

  早上醒来时,沈圆撒娇着让许凛抱着她去洗了澡,洗完之后, 正穿衣服呢, 手肘上突然传来一股大力。

  “砰”的一声, 她结结实实地撞在许凛硬梆梆的胸肌上, 头晕眼花。

  “昨晚表现得很不错。”许凛眸色沉沉,嗓音沙哑,轻靠在沈圆耳畔说。

  ......比之前动不动就晕好多了。

  他默默咽下了这句话。

  门外有侍者敲门,许凛顺手摸了一把沈圆的胸,过去开门。

  沈圆正纳闷许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色了,低头一看。

  红色的百元大钞不偏不倚地夹在了她的事业线当中,让人无法忽视。

  沈圆:“......”

  “您好,早餐服务......”侍者的声音在瞄到沈圆从胸口抽出一张一百块的动作后戛然而止。

  见他眼神复杂地看了眼自己,又看了眼许凛,随后转身就走。

  沈圆:“......”

  告诉我你脑补了什么。

  “心动吗?”许凛关上门,将餐盘一一摆放整齐,抬头看着沈圆。

  沈圆:“......”

  不心动,心死。

  “三、耐心倾听你的苦恼,递上300块钱。”

  毕业季当然意味着要找工作,作为归元观掌门的沈圆按道理来说不用考虑这件事,但因为最近的治安越发好了,她担心自己要是全职“抓鬼”的话,会一毕业就失业。

  然而从事法语相关工作的话,意味着她会频繁地飞往国内各地,有时候还要飞国外,累不说,还要经历与许凛许愿之间很长一段时间的分别。

  当她将这些苦恼告诉许凛时。

  沈圆:“许愿现在这么小,没有妈妈在身边会不会缺爱,以后心智不健全?”

  许凛想了想,从兜里掏出三百块,放进她手里。

  沈圆:“......”

  沈圆:“爷爷年纪也大了,虽然上回增加了不少阳寿,但是老人家有个头疼脑热的很正常,到时候他想我了,我在国外赶不回来怎么办?”

  许凛看着她,又掏了三百块,叠放在原来那三百块上面。

  沈圆:“......”

  沈圆:“还有你,正是气血方刚的时候,原来不懂人事还好,现在食髓知味,万一趁我不在的时候出去乱搞怎么办?”

  许凛欲言又止,从兜里拿出一小沓钞票,抽了三张递给沈圆。

  沈圆:“......”

  见沈圆不说话了,他目露喜色,压低声音问:“心动吗?”

  从他手上拿走那一小沓钞票,沈圆数了数。

  三十张,正好是他这个月的零花钱。

  她举起手上的钱在许凛面前晃了晃,在他期待的目光中将钱塞进自己口袋里,问:“零花钱扣到下个月,心痛吗?”

  许凛脸色灰败,想到自己接下来要计划的行动,生无可恋地点了点头。

  “我也是。”沈圆狞笑一声,转身离开。

  “四、为你做饺子,包进800个1元硬币。”

  没了零花钱后,许凛厚着脸皮问陆寂借了800块,全部换成硬币后,拿着小麻袋扛回了归元观。

  陆寂走进厨房中,看着许凛辛辛苦苦地将洗干净的硬币抱进饺子里,迟疑着说:“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

  800个饺子,大约要来几十个客人才吃得完。

  许凛摇摇头又点点头,认认真真地将饺子皮封好口,“过几天是我跟沈圆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现在是在预热。”

  用饺子当预热活动么......陆寂若有所思,默默将这一招记下。

  到了晚上,沈圆例行吃夜宵,本是打算让陆寂做的,见许凛抢着去了厨房,晃了晃脑袋,没说什么。

  夜宵上来得快,沈圆见是许久未吃的饺子,面露喜色。

  笑容尚未完全绽开,在看到一碗接一碗地被许凛端进来的饺子,她一脸惊恐。

  “你煮这么多做什么?”

  许凛迅速用饺子碗将房间填满,一脸深情地看着沈圆,“你吃。”

  沈圆:“......”

  在你心目中,我是猪吗?

  想到这毕竟是许凛的好意,沈圆扯出一个干笑,夹起饺子,一口放进嘴里。

  “咔嚓”一声......她吐出半颗牙和一个硬币来。

  “呵呵,倒是个好兆头。”沈圆忍痛,换了一边牙齿,吃第二个饺子。

  “咔嚓!”又是半颗牙和一个硬币。

  “呵呵,好事成双。”沈圆抹掉嘴角溢出的血,坚强的用门牙咬下第三个饺子。

  “咔......”门牙没掉,筷子倒是被沈圆徒手掰断了。

  “许凛我要杀了你啊啊啊!”

  许凛后背一凉:“......”

  这回是真没心动。

  惨遭家暴的许凛双眼无神地躺在床上,盯着心动准则的最后一条,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五、要多少钱给多少钱。”

  他的钱,已经都给了沈圆,现在的他,身无分文。

  “心动准则?”沈圆的声音突然从他身后响起,语气古怪。

  许凛急急忙忙地将手机放在被子下,回过头看沈圆,掩饰道:“我不小心点到的......”

  沈圆拉长了音“喔”了一声,躺进被子里,闭眼睡觉。

  见她没有追究,许凛悄悄松了一口气,同样闭上了眼,将脸朝向沈圆的方向。

  半夜。

  “老公?”沈圆突然出了声。

  许凛迷迷糊糊睁开眼,“嗯?”

  “我爱你。”两张相对的脸不到十厘米,沈圆笑弯了眼眸。

  许凛的心脏停了一拍,故作镇定地回:“我、我也爱你。”

  “心动吗?”沈圆抓起他的手,捏了捏。

  许凛乖乖点头,耳朵尖红红。

  将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口处,沈圆轻轻一笑,“我也是。”

  感受到手掌下跳得飞快的心跳频率,许凛愣了愣。

  “我以为你......”

  “只要看到你,我就会心动啊,傻老公。”

  沈圆揽住许凛的腰,缩进他怀里,一脸舒服地蹭了蹭。

  许凛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伸手抱住沈圆。

  “嗯。”

  他又何尝不是,只要看到沈圆,就会心动。

  从第一眼起。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