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聂小倩在地府的第三年, 她已经习惯往返地府和黑山的日子, 每隔半年那位黄帝来地府,一家人团聚,这个时候的思柔特别开心, 见了谁都是眉眼弯弯的, 她还记得那个晚上, 思柔喝醉趴在自己怀里,对自己嘟囔。

  “小倩姐姐, 我好开心。爹爹在,娘亲也在。像梦一样。”

  聂小倩替思柔抹去眼角泪水,搂着思柔说, “这不是梦, 因为我也看到了小柔的爹娘。”

  那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黄帝,看起来和一位普通父亲没有什么不同,甚至还有怕老婆的毛病,在面对自己妻女时莫名气短,每晚抱着枕头徘徊在九天玄女门外,表情可怜兮兮。

  在黄帝来到地府第二天, 地府迎来了另一位客人, 炎帝神农,他带走了女娃的肉身, 思柔拉着炎帝的手要炎帝再三保证, 女娃苏醒的时候一定要告诉她。

  “她是我的姐姐。”

  那个时候的思柔, 脆弱得让人心疼。

  聂小倩不懂什么神魔, 也不知人族和妖族,她只知道在小柔带回黄帝后,黄帝和真君聊了很久,又过几天真君离去,走的那天早上小柔还在睡觉,当黄帝谈起真君时小柔脸上没有太多表情,甚至忘了她和真君结过亲。

  “我以为你喜欢杨戬,在这群神仙中,他算是出类拔萃。”

  “他不会一直陪在我身边,我想要的,是一个能一直陪着我的人。”

  黄帝望着自己的女儿,他明白是自己和玄女影响了献,这个孩子天生大大咧咧,看上去永远长不大,偏偏在一些方面心思细腻易碎。

  “会有的。”黄帝只能这样说。

  没过多久九天玄女也来了,那是一位美艳绝伦的女性,看人时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高傲,唯独看向思柔时无比温柔。思柔很开心,连着几天都粘在九天玄女身边,后头跟着一条名为黄帝的尾巴,一家人和乐融融。

  她听说九天玄女和天庭谈了很多,最后约定一年中的半年在地府,另外半年玄女和黄帝要返回天庭,留下思柔一人。九天玄女说要为思柔正名,黄帝则许诺了应龙重返天界。

  起先还会有蓝关陪着思柔,后来听说南海龙王的身体越发抱恙,蓝关不得不返回南海。于是在地府待不住的思柔会把下半年的时间都放在黑山上,所幸还有应龙陪同,思柔不至于寂寞。

  偶尔思柔会和应龙谈起过去,聂小倩只得两三句碎语,她听不懂,也不愿花力气理解。聂小倩知道现在的思柔过得很好,因为他们也陪着思柔。

  某一天聂小倩例行起来给思柔做早饭时,小狐狸匆匆跑过来告诉聂小倩,思柔和应龙出门去了,说是去找好吃的,半个月后就回来。

  聂小倩念着应龙两字,她望着满山的长春树,不自觉笑出声来。

  思柔和应龙游山玩水的时间越来越长,不过每年到黄帝下凡的日子总是会按时回来,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叫黑山的妖怪开眼,那些来自五湖四海的小物件仿佛在告诉聂小倩她们,思柔和应龙已经踏遍天南地北,欣赏大好河山。

  偶尔灌江口也会来人,闲暇时谈起二郎真君总有说不完的话题,嫁到灌江口的天女说真君又去哪里忙了,好几天不见人。

  聂小倩认真听着,在思柔回来的时候谈起一句二郎真君。一身青衣的少女眉眼如从前,一笑而过。

  这样过了很多年,在一个春夏之交,黑山迎来一位熟悉的客人,年轻的仙人踏碎了一地的繁花,他为思柔带来一坛佳酿,据说是产自蓬莱。

  “不负所约。”

  思柔抱着那坛佳酿,又看了看仙人的白发,不确定道,“苏耽?”

  苏耽面容依旧,只不过一头青丝换作白发,他摸了摸自己的鬓角,爽朗笑了,“天雷没把我白发劈回去。”

  思柔也跟着笑了,“今年蓝关要过来吃年夜饭,你要留下来吗?”

  苏耽望着思柔不自觉点点头,“好。”

  大年三十的晚上,黑山无比热闹,聂小倩从早上忙到晚上,半夜领着小妖关门时,却发现门口坐了个书生。

  那书生被夜风冻得脸色苍白,求聂小倩给他暂住一晚,明早就走,聂小倩不忍,柔声道,“公子进来便是。”

  书生顿时眉开眼笑,收拾好东西跟着聂小倩踏进兰若寺。

  “小生宁采臣,不如姑娘如何称呼?”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