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九娘将三个人的晚饭一一摆在桌子上。

  诱人的排骨香让人食指打动,却让夜天翼觉得十分碍眼。

  他闭了闭眼,再睁开眼底又是平静无波。

  “冯晴。”夜天翼突然出声,“今晚你来我房里。”

  两个女人同时一顿。

  冯晴看向对面的顾九娘,她只是顿了一下便又继续吃饭了。

  “……是。”

  微微扯了扯嘴角,顾九娘垂了眼。

  是她让他对冯晴好一点的,她又有什么不开心的呢。

  今晚的排骨盐有些放多了,有些咸到发苦了。

  夜已经深了,五皇子府内主卧仍是灯火通明。

  “殿下?”冯晴看着把玩着一只火折子也不说话的夜天翼,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他将她叫了来,也不说话,就这样坐了快一个时辰了。

  “冯晴。”夜天翼看着手中的火折子,将它点亮,微微的火光映在他清隽的面容上。“知道背叛我是什么下场?”

  背叛了他如今还好好活着的,只有她。

  其他人,都得死。

  “殿下……”冯晴面容上有一闪而逝的慌乱。

  他怎么会知道她是祺王的人?不,他不会知道的!

  ‘吧嗒’一声轻响,闪着微光的火折子掉在湿漉漉的地板上,很快蹿出了一片大火。

  “啊——”冯晴的一声惊叫还未来得及出口,就被夜天翼掐住了脖子。

  “本王这辈子就娶了你一个女人,所以,理应由你来为本王殉葬。”

  “不——”冯晴惊恐的瞪大双眼,随着脚尖缓缓离地,面上青白一片,挣扎的动作也渐渐微弱,直至消失。

  顾九娘是被各种杂乱的声响惊醒的。

  她披着衣服刚踏出房门,便被不远处的浓烟和火光惊得愣住了。

  外衣滑落,半穿的鞋子也跑丢了,冷硬的地面划伤了她的双足。

  “快救火!”

  “这边这边!”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这间屋子,明明白日里她还进去过。

  “里面的人呢?”顾九娘声音颤不成声。

  没有人理她。

  她随手抓着一个侍卫,“殿下呢?”

  那个侍卫只冲着她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然后他就看见这个女人疯了一般的要往火里冲。

  “九娘!”

  她的腰间被男子有力的胳膊圈住了。

  熟悉的声音使得她眼里未落的泪瞬间滑落,“简玉……”

  简玉将她抱得更紧了,声音一哽,“是我。”

  “救他,我要去救他。”

  “来不及了。”

  顾九娘挣扎的动作一顿,眼中映出漫天大火,将她眼底的痛苦与惊恐燃烧的更盛。

  “殿下!”

  她的嗓音嘶哑又绝望。

  大火熄灭的时候,整个屋子几乎都毁了,里面两具残骸一男一女,与夜天翼和冯晴十分吻合。

  “为什么……”顾九娘无力的瘫坐在地上,脸上泪痕斑驳。

  简玉没说话,只是将拳头攥得更紧。

  夜天翼用死为顾九娘换来了自由。

  ——

  柳茹眉和陈挽华成为了东篱史上唯二被杀头的后妃。

  不知情的柳家没被牵连,陈家自然就没这么幸运了。

  陈家一倒台,陈家父子利用职权做出的腌臜事都被翻了出来,陈家大公子因为觊觎上一任白御史家的女儿而构陷他人的事情也被翻了出来。

  久未出现在众人视线里的夜景澜竟破天荒的入了宫。

  “你来啦。”夜擎苍这一阵子老得很厉害。

  “我来看看你。”

  “看到我如今这幅样子,解气吗?”

  夜景澜摇摇头,“我当年救你只是为了梅笙。”

  “我知道。”夜擎苍一点也不意外,“所以你没开口,我便将她赐给了你。”

  “可她从不爱我,到死她念得都是你的名字,即便我也为她栽种了大片红梅林。”

  “所以你恨我?”

  “我只是不想见你过得太安稳。”

  所以从头到尾,他几乎哪件事上都掺了一脚,却是点到即止,比如那莫名出现的玉佩,比如宋懿清收到的纸条,再比如皇后身边的楚姑娘。

  夜擎苍咳嗽了几声,对于梅笙他问心无愧,却终归是是欠了他一双腿。

  东篱昌武十六年夜擎苍下诏退位,禅位其第三子夜王。

  新帝登基,改国号——长安。

  夜重华登基之后第一件事,便是给白家正了名。

  昭雪昭雪。

  她果然没有给她起错名字。

  看过白苹送来的信后,夜无忧淡淡一笑。

  也总算不负别人所托。

  洛非欢急急找上门来时,夜无忧吃着夜重华剥给她的橘子。

  “萧沉鱼不见了!”

  夜无忧随意说了句,“哦,沉鱼要回去成婚了。”

  “成婚?”

  “是啊,她没和你说么?昨日刚启程……”

  后半句话没说完,洛非欢就没影了。

  这个死女人一言不发就回去成婚?等他抓到她定要她好看!

  马不停蹄一天一夜,终于追上了文越的车队,身后牧野都快被累死了。

  “殿下……”

  “萧沉鱼!”

  马车内正看书的女子突然听到有人在叫自己,仔细听了一会儿又没了声音,刚要继续看书,又听到了。

  这次听得很清楚,是洛非欢。

  他怎么来了?

  萧沉鱼吩咐停下马车,她缓步而下。

  就见洛非欢一手叉着腰,一边还气喘吁吁的跑过来。

  “你怎么来了?”

  洛非欢大骂她没良心,转而那是那副不着调的模样,“怎么,看光了本太子不打算负责了?”

  对于这种反应迟钝的女人,就得先下手为强。

  一把将萧沉鱼扛在肩上,洛非欢给文越的人留了话,“告诉怀王和文越帝,你们公主本太子娶了!”

  只是抱得美人归也不容易,直直拖了三个月,夜无忧才收到洛非欢两人的喜帖。

  三国结成同盟,纵然西戎野心再大也得掂量掂量。

  一边看着喜帖,一边捏着水晶盘里的酸梅子吃,心想,霁月和云锦的婚事也该办了,自从她知道墨云被骗的事情之后,心中真是无限心疼他。

  云锦这小姑娘也真是有手段,凭借这个试出了墨云的真心。

  只是吃着吃着就有些不对,嗯?怎么有些辣?

  再一转头,果然是夜重华在捣鬼。

  明丽的黄色穿在他身上也压不住他半点光芒,挺拔尊贵又霸气内敛。

  只是都是一国之君了,就不能稳重点?

  柳眉一竖,“喜欢吃辣你自己吃啊!快把我的梅子还给我!”

  “你就吃点辣行不行?”

  “……给个理由行不行?”这男人是不是整日批奏折批傻了?

  “世人常说酸儿辣女,你已经吃了三四个月的酸了,我怕再不阻止你,我的女儿就没了……”

  这个理由,还真是令人震惊,只是她已经预感到这是个儿子了呀。

  不过,只要他表现好的话,以后再给他生个女儿也不是不可以嘛。

  当然这句话她还不能太早告诉他,因为她怕他以后会编出类似‘御驾亲征’的话来骗她。

  上次的事情她可还小气的记着呢。

  苏陌翎在新帝登基后也悄然离开了京都,以后他会去哪,他也不知道。

  这世上爱而不得的人那样多,可那双盛了星河的眸子,他怎么都会记得。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