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里的小姑娘小声窃语:“看上去……好像甩锅啊。”

  “反正我是没看出什么澄清的意思,只看到一朵盛世白莲遗世独立。”

  “不管怎么说,人肉就是不对啊。我去白素衣的微博下看了,那些恶毒的谩骂和诅咒简直触目惊心。我看了一点就胸闷,不知道白素衣怎么对待这种谩骂。”

  白素衣其实没看自己的微博,寥寥三四万的粉,算是真爱粉。毕竟她几乎没在任何影视作品中露过脸,这些粉都是被剪辑出来的影视片段中那些闪现不过十几秒的身影吸引过来。

  何文姗不会给白素衣任何能够露脸的机会,所以这些粉了她两年的人直到这次微博热搜事件后才知道她的长相。

  白素衣的粉都很佛,几乎都是第二天才发现爱豆被掐上热搜还被人肉,他们还没来得及战斗就发现形势逆转。更为可怕的是身为白素衣粉丝的他们居然是最晚得知其长相,于是纷纷跑去舔颜。心满意足腆着肚子回来转发人肉危害的博文,顺带谴责脑残粉。

  佛得像三四十岁每天一杯枸杞泡红枣的中老年人,佛系追星、佛系生气。

  “这是粉丝吗?我怎么觉得白素衣像是被放养的孩子?”

  “嗯……其实我觉得粉丝才像是被白素衣放养的孩子。她到现在都没发博,不过看她的视频也很过瘾了。简直是说再多也不如实际行动的典型代表,雷厉风行真帅气。”

  “我想再舔屏。”

  “一起一起。”

  白素衣压低帽檐,点开私信来看。私信上万条,跳过那些谩骂侮辱威胁的私信,剩下几乎是较为熟悉的粉丝或是刚粉上她的人的安慰。尽管不太在乎这些的白素衣也不由感到温暖,她想了想,编辑一条博文发了出去。

  #我没事,谢谢关心。#

  一秒不到立刻有上百条评论,几乎全是拆台和吐槽。

  日赋诗词三百首:哦豁!孤寡老人终于找回登录密码了?

  日照香炉生紫烟:大家矜持点,不要吓坏老人家!冷静,我们白仙女好不容易发博,千万不要吓得她又忘记登录密码。

  日啖荔枝三百颗:仙女居然发博了?我要去买一箱枸杞泡菊花压压惊!

  日日思君不见君:白仙女看我看我,看到我了吗?我看过橘子娱乐最新视频了,我当时就在现场。是的,我是那堆砖。哦~~踩得好舒服~~~

  ……

  白素衣的男宠3021号:为什么你们的ID都这么特别?特别得就算藏在人群处也掩不住这闪瞎人眼的光芒。

  。。。。

  白素衣面无表情的退出微博下车,走了一段路才算到达片场。片场外面围满兴奋的人群,她在外面驻足片刻转而走到偏僻无人的角落里,四下看无人便攀上树,从高大的树身跳到屋顶上再顺利落地。

  手脚灵活,身姿轻盈,让人目瞪口呆。

  夏莹原本跟朋友来影视城逛一逛,但又没兴趣跟一群人挤在一块,于是出来透气。刚找到个僻静的地方坐下没多久就听到脚步声,她没多在意,抬头就看到一张特别仙气的脸。

  她愣住了,觉得这张脸很熟悉。然后就看到白素衣踩着树跳上屋顶,一般人爬树像猴子,她爬树像仙女。夏莹动作特别快拍下照片,是白素衣落到屋顶旋身、裙子扬起的一幕。

  照片出来的效果格外好看,夏莹盯着手机看半晌,发到了微博上#我见到仙女了。附图片#

  白素衣出现在片场,很多人看她的目光和脸色都很古怪。副导演见到她,本想嘲讽两句,但似乎想到某些事,硬生生忍下来。

  “白素衣!”

  白素衣回头,冯小娜就站在她后面。

  冯小娜满脸古怪,心情格外复杂,想要像平时那样呵斥她,可是一想到热搜上的视频,到了嘴边的呵斥变成小声询问:“你来上班?咳,文珊姐在等你。你——既然来了,就先去换衣服。文珊姐受伤,原本的武打部分全都换成武替,你快去准备。”

  白素衣:“她在哪里?”

  冯小娜:“什么?”

  白素衣:“何文姗在哪里?”她看向冯小娜背后,那条路通往——“保姆车?”

  她迈开步伐朝保姆车走去,冯小娜反应过来想要拉住她:“白素衣,你想干嘛?!我让你去换衣服,喂!”她害怕白素衣寻仇,赶紧跟上去,还想要拦住她。

  可是别说冯小娜一人,就是再来三四个大汉都不一定拦得住白素衣。

  ‘叩叩’两声敲着保姆车车门,过了一会,车门打开,露出何文姗温柔美丽的笑脸:“素衣,你来了?”她给了冯小娜一个眼色,让她别大声乱叫。“正巧,我还想找你,武打部分我是没办法完成了。接下来还要拜托你,希望你不要怪我增加你的工作量才好。”

  白素衣静静凝望她,突然开口:“你想我现在说出来,让人看笑话。还是让我进去,我们私底下谈?”

  谈?谈什么?

  周遭看似在工作实则时刻关注的人全都支棱起耳朵,好奇不已。何文姗脸上的笑容渐渐收起,变得平静冷漠:“进来说话。”

  白素衣进去,车里面的其他人都被何文姗请出去。车门重新拉上,只剩下何文姗和白素衣两人。何文姗拉上车帘,回头笑了笑:“素衣,我也没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当初你有难,还是我四处找人借钱给你。你也不用因为这次的事情就突然跟我闹翻吧?”

  白素衣垂眸,长长的睫毛垂下,如蝶翼般轻盈美丽。何文姗眸光闪了两下,掩盖住嫉妒的光芒。她背在身后的手握成拳头,指甲陷进肉里,疼痛才能勉强抑制嫉妒的蚀骨毒液。

  美丽啊,那样美丽的容貌,不是她的!

  白素衣开口:“当初你借给我钱的真正目的,我在酒桌上得罪人的事情,长久以来明里暗里打压,包括昨天设计陷害造成我被网络暴力……我都知道。”

  何文姗瞳孔猛然紧缩,扯唇勉强笑道:“你、你在说什么?素衣,你觉得就连我当初借你钱都是别有用心吗?当初酒桌上,你得罪人,还是我去低声下气的赔罪。长久以来,我一直帮你介绍工作。昨天……昨天的事情我也不知道,那只是误会。素衣,你这么说,太让人寒心。”

  白素衣静静的等她说完,面不改色的说道:“当初你主动借钱,的确是因为那段时间我急需要钱,恰好联络不到朋友。可你趁我酒醉,骗我签下合同,成为你的武替。要不是你合同不够严谨,估计我得替你干上二十年武替。酒桌上,谁把我的名字和照片露了出去?你低声下气的赔罪,难道不是吃着碗里瞅着锅里,被发现了?”

  她微微眯起眼,向来冷艳的美丽脸庞露出一丝睥睨他人的高傲的嘲讽:“所谓的工作,是各种动作危险没有保险没有赔偿安全措施不到位的武替。如果我身手不够好,这两年里,不是意外死亡,就该是残了。”

  何文姗震惊恐惧的望着白素衣,左边脸轻微的抽搐。不过几秒就迅速换上难过痛心的表情:“原来你一直这么想我?”

  白素衣淡漠的看她:“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也没有偷偷录音,别装了。”

  何文姗埋进手掌里的脸渐渐平静,抽泣的声音逐渐平缓:“你一直知道,为什么还要配合我?耍我?看我自以为是断你前途还沾沾自喜,觉得愚蠢得很可笑吗?”

  白素衣舒适的靠在座椅上,挑起眉毛:“前途?如果我把娱乐圈当成前途,你以为你断得了?”

  何文姗猛然抬头,怒瞪着她:“什么意思?”

  白素衣眸光极冷:“其实如果不是你骗我的那纸合同,我早就走向武道之路。娱乐圈啊,那是你眼中光芒璀璨的名利场,你需要费尽心思征战,不断交易、失去来达到换取地位的目的。于我而言,只要一张脸就能轻而易举得到。”

  何文姗笑容扭曲:“天真。”

  “是啊,天真。”白素衣轻叹:“可你嫉妒得发疯。”

  白素衣轻笑几声,声音里全是对何文姗的轻蔑和嘲讽。她下车,离开前说道:“我们的合同,只剩下三天。欠你的十几万,已经打到你的卡上。我们不拖不欠,以后再见,你要小心了。”

  何文姗又气又恨,死死瞪着白素衣。妒火在心中熊熊燃烧,她不愿相信白素衣竟是知道她两年来的小动作。

  她自诩聪明,暗地里嘲笑白素衣榆木疙瘩不知变通,哪怕是明目张胆的算计也看不出来。却原来她全都了然于心,不声不响,只是满不在乎。看她自导自演、自鸣得意的时候,大概笑得肚子痛。

  何文姗气怒、憎恨、妒忌,却又心虚害怕——她不敢承认自己其实害怕白素衣。

  白素衣光明磊落刚劲如青竹,双眼黑白分明、一片清冷,好似一切鬼蜮伎俩在她面前都无所遁形。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