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提及过,橄榄球是一项彻头彻尾的集体项目,类似于足球或者篮球那样的独狼英雄是不可能出现在橄榄球赛场的。

  首先,进攻组、防守组和特勤组是三个独立个体,只有一方表现出色,另外两方都是灾难,那么比赛也还是非常困难,这需要三个部分的齐心协力。

  其次,每个小组单独罗列出来讨论也是如此。以进攻组为例。

  比如说,进攻锋线无法完成自己的任务,那么四分卫就可能时时刻刻都在面临压力,甚至遭遇擒杀,根本就没有办法寻找到传球目标,自然也就无法传球;又或者是四分卫顺利完成了传球,但外接手和近端锋却没有能够接住橄榄球,那么即使四分卫再厉害再出色,终究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诸如此类。

  橄榄球比赛就如同一台精密仪器,缺少任何一个环节,都可能引发全面崩盘;但也恰恰因为这是一个集体项目,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其他环节可以利用自己的力量来完成弥补,并肩作战地争取胜利。

  四分卫的传球成功率偏低有很多很多原因,比如外接手水平太次,屡屡接不住球;比如进攻锋线保护不利,导致四分卫根本没有办法准确出球;比如外接手跑动路线配合出错,根本就没有跑到战术位置……当然,归根结底,最核心的原因还是出现在四分卫身上,整体来说,可以总结为两种趋势:

  一种是四分卫的判断出现失误,或主观或客观地做出错误选择。

  一种则是四分卫的能力缺陷,就如同篮球的三分球命中率一般,不行就是不行,苦练也不见得能够突破——不然就是苦练的程度还不够。

  在正常比赛之中,防守组向四分卫持续不断地施加压力,迫使四分卫犯错,这属于第一种;而进攻组提供相对稳定的传球环境,四分卫却依旧没有能够控制住橄榄球,这属于第二种。

  最规则最完美的橄榄球传球,应该是呈现梭子球状态,保持水平状态地高速运转,旋转速度保持稳定,确保传球抛物线能够得到手腕的精准控制,最终达到“指哪打哪”的效果。联盟之中传球准度最为出色的无疑是新奥尔良圣徒的当家四分卫德鲁-布里斯(Drew-Brees)。

  那么乔什-弗里曼呢?

  主要还是第一种——客观来说,弗里曼在无干扰之下的传球准度也说不上惊艳,却仍然在NCAA的平均水准之上;上赛季51.9%的传球成功率确实有些吓人,更多原因还是来自于第一种,在压力之下的传球判断连续出现失误,赛场的全局解读能力不足,进而放大了本来就不算顶尖的“无干扰传球准度”。

  在遭受压力状况下,弗里曼的传球视野容易被“屏蔽”,原本应该是一百八十度的传球视野,结果就只剩下六十度,乃至于三十度,只能看到一个角落,对于进攻球员和防守球员的位置判断、对峙状况、移动趋势都没有一个清晰准确的判断,严重影响了他的传球判断,出手瞬间往往做出诸多错误选择。

  结局也就不言而喻了:撇开糟糕的传球成功率不说,上赛季他传出了六记达阵之外,足足还有十五记抄截。

  所谓抄截,也就是原本应该传给进攻组球员的传球,结果被防守组球员接住了,这也将直接导致球权转换,不管这是第一档、第二档还是第三档进攻,乃至于就在端区之前准备挑战达阵,球权也直接交给对手。

  但如果进攻锋线能够为弗里曼提供一个相对稳定的口袋——所谓口袋,也就是五名进攻锋线球员一字排开,从最左端到最右端球员垂直对位的空间,就叫做口袋,于是,进攻锋线对四分卫的掩护也被称为“口袋保护”——在口袋保护相对平稳的状态下,弗里曼的传球视野也能够稳定下来,传球成功率也就没有那么糟糕了。

  但是,弗里曼仅仅只是在堪萨斯州立大学打了一年而已,朗-普雷斯都不知道的情报,陆一奇又到底是如何知道的呢?

  高中比赛录像吗?

  不是。

  真相是,源自陆一奇上一世的记忆。

  后来,弗里曼的确按照父亲的期许于2009年通过选秀进入了NFL,首轮十七顺位——可谓是非常被球探看好的四分卫,被坦帕湾海盗选中。

  新秀赛季后半段就首发登场,并且在二年级赛季顺利成为球队首发四分卫,得益于坦帕湾海盗强力进攻锋线的保护,他的传球成功率高达61.4%,而抄截数字也从新秀赛季的十八记迅速下降到六记,率领球队杀入了季后赛,无疑是2010年的联盟关注重点之一。

  可惜,后来坦帕湾海盗更换了主教练,弗里曼又开始水土不服,传球成功率和抄截数的问题再次出现;再后来,他的表现就开始直线下滑,最终逐渐退出人们视线,沦为了替补,2015年之后就陷入了无球可打的困境。

  弗里曼是一位优秀的职业四分卫吗?这必须打上一个问号。

  但弗里曼能够在NCAA之中胜任四分卫职责吗?陆一奇认为这是没有问题的。

  如何正确使用弗里曼,可能还有诸多办法,但下半场比赛开始,陆一奇时间有限,他没有时间一一布局,也来不及慢慢调整进攻锋线,于是,他采用了最简单也最有效的办法:

  提前确定传球目标。

  在职业联盟,如此办法很难奏效,因为对方的角卫不会留下外接手太多单挑机会,而且套路一旦被识破反而可能让对手抢占先机;但在NCAA却又是另外一个故事。

  传球目标锁定在尼尔森和墨菲身上,这也意味着,弗里曼不需要观察也不需要判断,只需要寻找,然后出手,这就可以了——弗里曼专心致志地闪避防守锋线的冲击,然后准确传球;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两名外接手。

  最后一记长传也是如此。

  与其说陆一奇相信弗里曼,不如说陆一奇相信尼尔森。

  果然!战术奏效了!

  在最短时间之内,寻找到最有效也最直接的办法,让球队快速回到轨道上来,陆一奇通过自己的全局掌控,成功做到了!

  看似简单直白的战术,背后却是陆一奇对比赛的精准解读,如同手术刀一般寻找到症结,并且对症下药,扬长避短地让进攻组快速找到属于自己的节奏,然后一鼓作气地在对手反应过来之前斩获达阵。

  那么接下来,就应该是改造堪萨斯州立大学野猫队的防守组了——他们的目标是,制造三振出局!

  所谓的三振出局,概念非常简单,那就是进攻组一共拥有四档进攻机会,但连续三次进攻尝试都没有能够完成十码推进,而此时距离球门距离太远,不可能尝试任意球,那么第四档进攻就只能保险起见地选择弃踢——在第四档进攻时,由弃踢手登场,将橄榄球踢出去,如同开球一般,目标也是越远越好,然后把球权交给对手。

  这就叫做三振出局。

  奥本大学老虎队进攻组实力并不出色。

  以个体来说,现在这支队伍整体实力偏弱,主力四分卫布兰登-考克斯(Brandon-Cox)大学毕业之后就直接离开了赛场;进攻锋线上的金-杜拉普(King-Dp)和泰伦-格林(Tyronne-Gree)后来都进入了联盟,但都缺少令人印象深刻的表现,更多还是作为轮换球员存在——陆一奇对他们也只有模糊印象,甚至无法确定是不是印象之中的那个人。

  换而言之,这是一支依靠集体力量来打开局面的进攻组,也许个体实力平平,但通过战术组合往往能够制造威胁。

  但在天赋先行的NCAA赛场,只需要遇到一名或两名个体能力超强的防守球员,就可能直接形成破局。

  遗憾的是,堪萨斯州立大学野猫队之中正好缺少这样一位强力人物——防守组恰恰也是他们的弱项。

  这也意味着,双方的攻防对决将更多是战术层面的交锋,正好,这是陆一奇的强项。

  “拉蒂默先生!”

  莫-拉蒂默(Motimore),堪萨斯州立大学野猫队的防守协调员,那厢,尼尔森才刚刚完成达阵,这厢,陆一奇就已经开始寻找自己的同事了。

  橄榄球队的教练组非常庞杂,主教练为首,旗下拥有进攻协调员和防守协调员,然后再往下每个位置都有自己的专属教练,四分卫教练、外接手教练等等,因为橄榄球的每个位置都有着鲜明特点,训练方法和战术手册都有着诸多不同,这使得教练组组成也就必须丰富多样。

  莫-拉蒂默是防守协调员,与陆一奇是平起平坐的“二把手”,同样隶属于主教练朗-普雷斯的下一级。

  但区别在于,陆一奇和普雷斯都是去年才加盟野猫队的,而2007年已经是拉蒂默在野猫队的第二十二个赛季,事情终究还是有着微妙的区别。普雷斯生病住院之后,拉蒂默推掉了临时主教练的邀请,这才有了陆一奇的上位。

  至于拉蒂默推辞的原因,那就不得而知了。

  现在,陆一奇就必须通过拉蒂默来布置防守战术,和刚才通过奥古斯都布置外接手跑动中战术一样。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