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情几许:前夫,请自重 第五百四十五章 胎相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而那表情难看到极点的男人看到跟在邵允琛身后出来的陆瑶,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希望的稻草,面露为难地上前企图抓住她,“陆小姐,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对,是我猪油蒙了心,你能不能帮着我劝劝……”

  陆瑶被猝不及防这么一抓,吓得脚步有些踉跄,幸而邵允琛反应及时,从身后托住了她的腰身,将人扶稳了。

  而眼见这一幕的邵母一颗心瞬间提到嗓子眼,又落了下来,她气咻咻地一巴掌将自己弟弟那只手拍下去,双眼瞪圆了道:“你敢伤了我们邵家孙子,我跟你没完。”

  说完也不等人再辩解什么,拉长了嗓子喊了家里阿姨出来,便将那一对夫妻连同他们带来的东西一起给轰了出去。

  等眼前的门又“砰”的被带上了,邵母才转头过去问陆瑶,“有没有伤着哪里?”

  见她没事,些微松下一口气之后又去观察邵允琛的脸色,“他毕竟是你舅舅……”

  再要往后说什么,邵允琛已经没有听下去的欲望,他的一只胳膊揽住了自家老婆的肩膀,带着她的脚步就往卧室去,一边去一边嘀咕着:“刚刚是不是吓着了?”

  “都说没有了。”

  被无端当了一回挡箭牌,陆瑶脚步被拖拽着往房间去的时候,还时不时回过头去看一眼邵母的脸色,回答得也是漫不经心。

  而邵允琛闻言勾唇一笑,打趣着:“我也不是问你的。”

  被忽略的邵母面色发绿,脚步追上去之后“砰砰”敲着刚被关上的房门,“瑶瑶,别忘了明天约了设计师给你量尺寸。”

  里面已经被男人压在身下的陆瑶努力扬着脖子想要回应,不料想下一秒男人的薄唇就覆了上来,她“嘤嘤”两声,还没反应过来,那刚刚离开的薄唇又代替她做了回答。

  “知道了,妈。”

  老人家面色更绿,再“砰砰”敲着房门,“你们有时间就出来,帮着一起看看婚礼设计的这些东西,我和亲家母聊不到一块儿去。”

  这时候的亲家母听了源源不断的敲门声,便从宝宝房出来,看着正拉扯着嗓门的老人家一眼,“瑶瑶和允琛这几天够累了,就让他们休息一下吧。”

  休息?

  邵母暗想,要真是休息就好了。

  被陆母催促着往客厅去,临走之前又犹自不放心地再敲了两下,提醒道:“你们小心点,别伤了我孙子。”

  这时候双手都被男人束缚在床沿边的陆瑶急得面色通红,忍不住狠狠瞪了邵允琛一眼,“听到没有?”

  男人勾唇邪魅一笑,“那我小心一点。”

  自从从马尔代夫回来,邵允琛就一直留在晋城,被迫与陆瑶分隔两地,虽然只有不到一周的时间,但这男人心底燃烧的那团火,已经隐隐有些按捺不住。

  他说着,俯身吻下来。

  往常这时候,自己夫人是抵制不住这份诱惑的。

  但这次却不料想——

  等反应过来时候,身体某处的疼痛一下子就席卷了他。

  额上青筋瞬间爆起,颇为无力地喊了一声“老婆”之后,男人瞬间就栽倒下去,眼神中充满了无助和委屈。

  陆瑶支撑着爬起来,双手捂着嘴巴,企图去检查他的伤势,“老公,你没事吧?”

  刚刚那一脚,她确实没有来得及控制力道,现在看他的反应,就知道自己下手过重了,吓得眼眶都红了起来。

  邵允琛闷哼两声,兀自缓了一会之后起身,靠在床头沉着呼吸,心底的那一团火,早就被浇灭得干干净净。

  陆瑶看他脸色渐渐恢复,便坐在那里说清楚了缘由,“前两天去医院检查,医生说现在胎像不稳,所以……”

  她顿了顿,脸上染上几许绯红,侧眸朝男人的方向看过去,“只能辛苦你忍一忍了。”

  邵允琛默默咽了口口水,眼看她正满脸委屈地朝自己挪过来,最后张开双臂,一下子钻进了自己怀里,那柔嫩的脸颊还在他的胸口蹭来蹭去。

  蹭啊蹭的,那股火气莫名又被蹭了上来。

  但他只能咬咬牙,用力将女人圈在怀里,声音暗哑着提醒:“好了,别动了。”

  陆瑶眼见他神色不愉的样子,些微抿抿唇,最后身体撤了出去,在床沿边穿鞋,“我去外面陪陪两个老人家吧,你休息一会儿。”

  她想,自己在这里待着,邵允琛是睡不好的。

  但男人反应过来之后,却伸出一只手去拽住了她的手腕,似乎没有要放她离开的样子。

  陆瑶一只手腕被她攥紧了,转过头去轻轻“嗯”了一声,问:“怎么了?”

  男人失了少许血色的唇轻轻向上挑起,随即缓缓开合了两下眼睛,道:“过来。”

  碍于肚子里的那个小家伙,男人未敢加重手上的力道,只轻轻一拉,又带着淡淡浅笑地开口:“我就抱着你睡一会儿。”

  也就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却是邵允琛这一周以来,睡得最安稳的时候。

  男人睡着的时候,安静得像一尊雕塑,陆瑶的半边肩膀被他握得发麻,但又怕吵醒他,就一直隐忍着装睡。

  直到感觉身边人醒了,她才假装睡意惺忪地睁开眼睛,揉了揉眼皮问他:“睡着了吗?”

  “睡得很香。”

  邵允琛伸着懒腰,一只手托着她的下巴,在她额头习惯性地印下一吻。

  ——

  当天晚上的饭桌上,两位老人家将这段时间商议出来的婚礼细节摆到这对小夫妻面前,大部分是还没敲定下来的选择题,最终都由邵允琛一手决定了。

  实则,很多事情他都有自己的盘算,一直以来没拦着这两位老人家,也只是想让她们有事可做,避免了无事生非的隐患。

  所以晚上回了房间,邵允琛将他自己的想法一一分享给陆瑶的时候,那女人眼睛瞬间瞪大了几分,“我还以为你没那么在意。”

  男人单手枕在脖子后面,观察着她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她们两个一起商议,最后肯定很难有结果,你看着应付就行,总之我会跟你保证,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婚礼。”

  邵允琛说得没有错。

  只是陆瑶没有像他那样精明,从一开始就看透了一切。

  让陆瑶彻底认识到这一点,是在第二天去设计师那里量尺寸的时候。

  原本设计师是邵母联系的,据说在晋城的名望不错,但陆母不放心,也要跟着去,结果两人在店里又因为款式设计的问题而意见相左。

  那一看已经有些阅历的设计师对陆瑶露出了颇为同情的目光,同时又努力周旋着,“不如把你们想要的元素告诉我,我尽力帮你们中和一下?”

  陆瑶尴尬一笑,在那两位老人家不注意的时候,端起了手边的杯子去门口的饮水机边接水。

  脚步刚要迈过去,在路过玻璃大门时看到门外有一个小姑娘摔倒在路边,她便下意识地放下水杯,推门出去。

  而等她赶到的时候,那小姑娘已经自己骨碌一下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笑眯眯地冲身后的大人道:“妈咪,快一点哦。”

  陆瑶站在门口,怔愣看了这一幕,脸上表情浸透了几许柔光。

  忍不住往前跟了几步,并未料想会被身后一道陌生的嗓音打断,她的脚步倏然一顿,回过身去凝眉想了想,才认出这个看起来大约五十多岁的女人来。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