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身阿拉斯位面,名叫西格尔.琼斯,因为所在位面崩溃在即,携独女历尽艰辛才找到艾斯拉位面......”

  西格尔心中酸楚,他好歹也是名三级巫师,当初在所属组织当中,也是天才横溢的人物,奈何家园遭变,颠沛流离,好不容易到了新的世界,却发现以他的能力,却仿佛连生存都成了问题。

  西格尔不愿意参合进混乱城邦的势力之争中,一是有孩子在身边,未来数十年中,他大部分精力恐怕都要放在孩子身上,二来以他在这方世界的经历来看,混乱城邦的法师手段高明,杀伐残忍,以他的实力在其中怕是免不了成为炮灰的存在,故此,就不如结庐隐居,明哲保身。

  “梅杰法师,我欲寻一清净所在,抚养女儿,此界中恩怨,我这样的修为冒然参与进去,恐怕死无葬身之地!”西格尔担心梅琳也是别有所图,委婉地向她表达了自己的意愿。

  梅琳点点头,虽然和这名法师只是初见,但对其行事风范气度还是很认可的,这是个有底线的法师,所以,便转开了念头,

  “西格尔法师,你这种隐居方式很容易被人找出来,以你的见识,岂不知越热闹的地方,就越容易隐藏一个人?我有一个学生,在迦南城经商,你可愿意代我保护他?不拘时日,若有一天你有了其它想法,可以自由决定去留,如何?”

  西格尔心中明白这是给他提供一容身之处,心中感激,也不矫情,

  “多谢阁下相助,我愿去,多了不说,五十年内,必不离他左右!”

  梅琳立即写了一封信,简单说明了其中缘由,想来迦南看到,当会如对埃蒙一般的对他。未来梅琳不会时时陪伴在迦南身边,象这次一走六年的情况恐怕不会少见,安全问题就很重要。西格尔在艾斯拉位面没有别的瓜葛,而且又是三级法师,实力虽然有些水,但位阶不是假的,既方便照顾,在迦南城周边又没有强大的对手,是再合适不过了。

  “你不用太过担心,我在旷野之森另有身份。但我的身份,在旷野之森和在迦南城是不同的,你无须和他们说明。”

  西格尔心领神会,“剩下放心,其中差别我是永远不会说的!”

  在风云波诡的法师界,法师们一方面在保护凡世亲人的同时,一般都不会暴露自己真正的出身,这对亲人也是一种变相的保护。两人就此分手,西格尔向迦南城方向,梅琳自回旷野之森交待任务,一路无话,这次总算是顺利返回。

  “斯诺尔,你接下来有何打算?”

  司法部大厅之中,坎贝因问道......旷野之森的法师在参加完裂缝任务后,是有一段休息期的,这段时间之内组织不会轻易安排任务,一般在三,五年之间。

  梅琳神秘的一笑,“嘿嘿,我打算用这段时间,建一个法师塔出来!”

  “哦?你搜集全材料了?真是好气运!一座法师塔的建造材料多是难得之物,你不过数年就有了结果,运气确实不错,不知你对法师塔的建造有什么计划没有?”坎贝因果然兴趣盎然,急急追问。

  “在霍尔朗姆峰的时候,略为想过,准备缴了任务之后就回地堡,想办法先出一套蓝图再说。”梅琳老老实实地说道。

  混乱城邦并不平静,在梅琳看来,旷野之森和逆水之流之间,恐怕早晚会做过一场,如果开战时她还没有离开此地,法师塔就是她的护身堡垒,别的,都靠不住。

  当然,这些猜测也没必要刻意宣扬,以梅琳这些年的了解,告知坎贝因,不出一个月,旷野之森上上下下皆会知晓,这家伙的大嘴巴可是赫赫有名。

  梅琳自回领地,她不想每日在山门人多处留连,虽然很想知道旷野之森有无与外界相连的位面通道,如何使用这些空间通道?但这种事不能急于求成,所谓欲速而不达,有些事,该你知道时自然便会知道,不该你知道,打听也无用,反而惹人怀疑。

  大型组织,都有重大的隐密,一般不入魔导士,所知便很有限;别说在这里,就算在魔像学院,她也一样不晓得很多隐密......这不是信不信任的问题,而是对法师而言,有多少实力,才能承受多少秘密。

  ......

  “艾弗里,我要你找的人找到了没有?”梅琳看向一边的艾弗里。

  领地需要人打理,她之前就让对方去寻找一些管理人才。另外,她也需要更多的追随者之类,不仅建立自己的势力,并且在建造法师塔的时候,也可以让对方加入进来,打打下手,省一点力气。

  只要最后的一步活化塔灵由自己来完成,就可以牢牢将法师塔掌握在自己手里,其它的一切问题都不大。

  “主人!实在抱歉!”听到梅琳的话之后,艾弗里心里一沉,差点儿跪到了地上。

  “什么事?”梅琳眉头一皱。

  “管理领地的人才很多,甚至还有几个学徒之类的前来招募,属下都收了下来,至于追随者,我认识的朋友恐怕不能满足您的需求......”

  艾弗里脸上有点羞愧。

  他所认识的一圈朋友当然也都是在一级术士左右徘徊的,这种实力拉来给梅琳,那就是找死!他当然不会这么做,但更加高级的术士虽然肯定也有愿意投靠梅琳的,但他缺少这方面的关系。根本接触不到。

  “嗯!也是!”梅琳摸了摸下巴,已经大体猜到了原因,寻思着以后去找找奥利弗,他那里应该还有几个法师学徒之类的可以招募。

  “那就先去看看你招来的内政人才!”

  “遵命!主人!”见到梅琳没有惩罚自己,艾弗里心里一松,马上站起来,带着梅琳来到了作为地堡议事大厅的一个房间里——五年多的时间,足够盖起一片小区了。

  梅琳走进大厅,几个身上气息弱小到了极点的普通人,正在战战兢兢地等待着梅琳的接见。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