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不明白他为何还是要杀自己,但自己所选的路,没有后悔一说,当初救他的时候,不也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吗?

  若最后自己还是不幸阵亡,算她栽,她认!

  他持剑的手臂猛然一扬,衣袂翻飞,手中之剑如离箭般疾射而来,带着一股横扫天下的锋芒。

  白眼狼啊白眼狼……她心中默哀地闭上眼。

  “咻”一声龙吟划过耳畔。

  “嗷呜!”短促的哀嚎同时从背后响起。

  她慌忙转身,“啊啊啊啊啊!”尖叫声失禁般的从她喉间溢出。

  她背后不过两米距离,此刻正躺着一头野狼,一柄利剑正中额心,穿颅而过,没入身躯。

  它还没来得及收起阴森的獠牙和嗜血的凶光,便瞬间毙命,本应闪着绿色荧光的瞳孔,此刻一片灰败。

  她吓得弹地而起,虽然知道眼前的野狼不再对她有威胁,但出于本能还是想要逃离,怎知脚却不听使唤,左脚绊右脚地向前倒去。

  突然,眼眸之下出现一双玄色锦靴,随后腰间一紧,落入了一个怀抱之中。

  “阿谷!”她下意识搂紧前方之人的脖颈,唤着他的名字。若不是此刻双腿发软,她定能挂上去。

  原来,他要杀的是她身后这只欲攻击她的狼。

  “萝儿不怕,有我在。”他轻拍她的背脊,柔声安抚道。

  “阿谷?!”她还未从惊慌之中缓过神来,便又惊道。

  因为此刻眼前之人,冷如冰雕。

  “阿谷?你怎么冷成这样?!”她站稳身子,紧张的看着眼前之人,他的脸色有些苍白。

  虽然春天的夜晚还带着冬天的气息,但绝不会冷的如此诡异。这种冷,比之前在温泉中初遇他时,掐自己脖子的那只手还冷上几分。

  他这是怎么了?

  “无碍,萝儿莫担心。”他们要尽快离开此处,因为狼是从来不会单独行动的。

  嘶鸣声再次响起,带着一丝稚嫩。

  只见小红帽对着她身后不远处的树丛凄厉地叫着,焦躁不安的在他们周身盘旋。

  她感到腰间的手臂又收紧了几分。

  他五指微拢,刺中野狼的软剑如同有了灵魂一般,飞回他的手中,剑身还淌着血,沿着剑锋缓流而下,凝成血珠从剑尖滴落。

  她回眸凝视,只见身后的草丛之中,幽幽绿光,忽隐忽现,数量之多另人乍舌,她当然不会认为那是萤火虫。

  狼群!是狼群!

  它们本就将他们视为盘中餐,因为火光的关系,所以不敢贸然行动,而刚才那只野狼,不知为何如此激进,但杀了它是不争的事实。

  狼是群居动物,当你伤了它的同胞,亲人,孩子,那它们便会绝对地追杀你,至死方休。

  小红帽嘶鸣的嗓音渐渐沙哑,它不再叫唤,扑腾了几下翅膀后,竟然立在了阿谷的肩头,它似乎见识到他刚才的厉害,也知道此刻是能保护他们的人。

  而向来看它不顺眼的阿谷并没有作声,任它立在肩头。

  “待我说跑的时候,你便往反方向跑。”停顿一会,又道:“莫要回头。”他没有看她,而是一直戒备地盯着前方的树林。

  她双手轻抵他的胸膛,抬眸,是他坚毅的脸庞,紧绷的神色,不知为何,在这岌岌可危的情况下,她应该是惧怕的,但现在更多的却是对他的紧张和担忧,他的身躯冷如寒冰。

  虽然见识了他刚才的武功,但如今他们面对的是一群狼,她岂能丢下他独自逃离?

  正欲开口,头上声音再次传来,“相信我。”声音平静沉着,没有一丝波澜,但就是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便让她焦躁的心宁了下来。

  小红帽扑腾了下翅膀,嘶鸣一声。

  望着他深沉的墨眸,她知,自己留下,只会是他的累赘。

  她玉牙一咬,道:“好。”双眉紧拧,不再言语。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