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兄的参天掌法,如今是越来越纯熟了。”

  “彼此彼此,丁兄的青龙剑法也是不差,现在不用龙泉剑,赵某根本就不敢硬接丁兄的青龙剑了。”

  说的好像是很好听,但是都是在谦虚中隐隐的藏着对于对方的不屑。

  要不是老子手下留情,你早就是老子(掌下)剑下的亡魂了。

  这两个人也就只有这个时候心中的想法是最为默契、不谋而合的。

  虽说两个人之间的斗争仍然是充满了火药味,不过比起当年来讲,已经是好了太多,虽说参天谒地两大门派的积怨已经是多年积累下来的,绝难根除,但是现在除了每年的一次例行比武寻仇之外,几乎很少出现斗到不死不休的情况了。

  也可以说是赵升和丁胜飞两人对自己门下的掌控非常的好。

  当然,如果他们下死命令不准彼此寻仇的话,也是能够做到的。

  但是,他们心中清楚,这样的一味压制并不是办法,所谓堵不如疏,所以才会采取每年某一日任由门下弟子去找对方晦气的日子来将怨气、怒气全都发泄出来,之后的管理就会轻松许多。

  当然,现在的情形也是今非昔比的了。

  现在的这两位,如果再在武当山脚下比武的话,邋遢道长也没有办法再像那次那样的阻止了。

  并不是因为邋遢道长病故了,用邋遢道长本人的话来说,那就是祸害遗千年,像他这样的祸害不多活个几十年都对不起他这些年来在武当对于众位后辈弟子的“照顾”。

  那么现在邋遢道长之所以没有办法阻止他们两个人,是因为他们的实力都有所成长了。

  现在的赵升和丁胜飞两个人,双双晋级了隐世高手这一级别,与武林中的大佬都有了抗衡的底气。

  说不定他们将来都有着超越林天渊和顾正方的可能,毕竟武道一途永无止境,永远没有人敢说自己是稳稳的武林至尊。

  好在这两个人互相敌对,否则要是他们联手,恐怕中原各大门派却是没办法容忍他们的存在。

  那将会是武林中一股强大到无法忽视的势力,如果不是群起而攻之,将之消灭在萌芽状态的话,那中原武林就是一群傻蛋了。

  中原武林没有那么傻,同样的,赵升和丁胜飞两人也都并不傻,所以也不会真的去做什么合并门派这一类的将自己放到火上去烤的事情。

  现在这种互相敌视状态的维持,也逐渐让中原武林默许了这两个门派的发展。

  毕竟他们互相牵制,倒也不至于让各大门派忌惮。

  时间是一个最好的利器,它能改变人,也能让心态产生变化。

  不论曾经是多么刻骨铭心的人和事,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只不过有些时候还在追逐,但是追逐的已经不是当初曾经的那个念想,而是实打实的心中的不甘。

  “还是没有她的下落么?”

  如今的赵升仍然是孑然一身,连自己唯一的儿子都寄养在了别人的家中,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壮大门派和强大自己实力的方面。

  而成亲了的丁胜飞也是几乎一样的。

  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够追上那个人的步伐。

  若不是怕谒地门弟子心态不稳的话,恐怕他早就将家中的那个妒妇给休了。

  毕竟当初是谒地门众弟子的一番心意,再加上林天渊的半强迫,所以到现在丁胜飞还没有动作,只是已经有这个想法很久了。

  至于要找什么理由,那就更加的简单了。

  成亲这么多年,连个子嗣都没有,娶这么一个婆娘在家里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其实还真的不能完全怪林难渊。

  嫁给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最终的结果其实都是这样的。无论怎样的委曲求全最后都会被对方误解成别的意思。更何况丁胜飞都很少碰她,怎么能让她为丁家传宗接代。

  林难渊现在有些理解当初的林天渊为什么总是那样的凄凉了,现在的她也是一样的待遇。

  但是无论如何,她也不会轻言放弃的,好不容易有机会能够嫁与丁胜飞,她怎么能够轻言放弃。唯有用尽自己所有的力量,盼望着丁胜飞能够回心转意。

  只是丁胜飞对于林难渊的努力始终是视而不见的。

  就算再怎么做,也无法挽回林难渊在他心中

  他和赵升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找到林天渊去质问,他们到底哪一点不好,为什么林天渊当年不能接受他们两个。

  他们知道但凡江湖上出现一场大规模灭杀恶人的血雨腥风的时候,肯定就是魔女林天渊在搅风搅雨,可是等到他们两个追踪过去的时候,每一次都是事情已经全部解决,人踪已杳。

  但是最可怕的一点就是每次打听到的消息就好像林天渊带着一支摧枯拉朽的队伍过来一样,可是当事情结束的时候,那群人却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至于发动门派中的弟子,大海捞针似的去寻人,他们两个连想都没想过这个念头。

  当然,如果有可能被哪个弟子外出办事的时候碰上了那就算是意外之喜了。

  可惜的是,这么万分之一的侥幸心理更是要不得的,这种事情要是在林天渊有意藏匿自己行踪的情况下,更是不可能做到了。

  事实上,还真有参天门弟子差一点就发现林天渊的行踪,但是谁知道她是扮成了丐帮弟子还是街边小贩,反正最后都是被林天渊给骗过去了。

  而时间,就这么慢慢的过去了。

  现在的年份,已经是明成化二年。

  由于本身就是体弱多病,所以朱祁镇复辟之后并没有再多做很多年的皇帝便已经撒手人寰。谥号被评了个“英”字,倒是不知道这么个被瓦剌人请去北狩的皇帝配不配得上这个谥号。

  当初那个只能跟在林天渊身后毫无主见的孩子如今也已经长大成人,登基为帝。

  这个孩子起初也想有一番作为,超越自己的过去。

  因为他在暗中听到的声音都是他小时候的那些功绩,可是他心里明白,那些功绩都是林天渊给他带来的,根本就不属于他自己。

  可是很快的,他就再也不做什么励精图治的事情了。

  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温柔乡便是英雄冢。更何况本来就算不上英雄的成化帝朱见深。

  就算是林天渊当年曾经教过他再多,也统统被他抛诸脑后,他现在已经成为了权倾天下的皇帝,更喜欢做的事就是在后宫中的夜夜笙歌。

  他并不喜欢自己的皇后,但是后宫中却有一个他十分喜欢的人。

  那个人原先是个宫女,在他还是太子的时候就追随着他,但是一直都是别有用心的,现在却被朱见深封为贵妃,隐隐的连皇后都比不上她。

  在这一点上,儿子和老子倒是惊人的相似,都是一样的糊涂蛋。

  朱祁钰临终前安排的后手终究还是起了作用,只不过却是没有办法含笑九泉。

  原本对他登基抱有很大希望的百姓全都失望透顶。

  不过朱见深这位新皇帝还是做了这么一件好事的。

  那就是他看到了本已被发配的于冕的奏章之后,为当年无辜受戮的于谦平反,倒也给了朝中忠臣和民间百姓一些小小的安慰。

  不过他也不顾所有人的反对,派出大批人马去寻找他的师尊林天渊的踪迹。

  只不过这些人也都是无功而返。

  不论所有人再怎么找寻,魔女林天渊似乎已经成为了传说,怎么都找不到人了。

  小隐隐于世,大隐隐于市。也许正是因为这么一个策略,所以所有的人才会都找不到她。

  若说最后的一个可能,凡是想去找到林天渊的人都不愿意去破坏这么一个净土。

  那就是被于清华收养的欧阳情。

  为了这个孩子,于清华选择了终身不嫁。

  “娘,为什么别的孩子都有爹爹,而情儿没有。”

  “要我说多少遍,你没有爹,我也不是你娘。”每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于清华都是感到浑身都烦躁不已,隐隐的有些后悔收养了这么个孩子,自己对她的态度都这么明显了,这个孩子竟然就是认为自己就是她娘,真真气煞本姑奶奶了。

  欧阳情感到很委屈,眼泪在她的眼睛中不断打转,却不敢哭出来。

  她怕惹得自己的娘亲更生气。

  幸好还有一个舅舅能够打个圆场。

  “情儿乖,你爹去很远的地方办事去了,你娘她是刀子嘴豆腐心,并不是存心要生你的气,别哭,哭了就不好看了啊。”

  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家伙和稀泥的态度才会造成这个孩子认知的混乱来着吧?

  “哥,不要乱说。”于清华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不,你于清华就是她的娘,我就是孩子的爹。”

  忽然一个白衣的身影映入了于清华的眼帘。

  “你还来胡闹些什么?”于清华对这个人却是相当的不待见。

  “当然是要告诉我们的女儿,她的爹是谁了?”

  于清华有些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的人,看着那历经岁月却依然美丽的脸庞,却忽然感到林天渊、林晓斌、林寒青这些形象连成一条线,都重合到了一起,一时间竟是有些痴了。(全书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