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尾默默不语,从陈鑫进来到现在,已经有半个小时了,她一句话也没有说过,这让陈鑫有些生气。

  天狐一族已经有数百年没有现世了,现在他好不容易抓到这么一个小狐狸,正是邀功的好机会,可是偏偏这个小狐狸一句话也不说,这让他十分无奈。

  “你确定,你什么也不说是吧。”陈鑫猛的转过身,死死的盯着六尾道:“说出你族人所在的地方,带我们去,只要你带我们去,我保证,你不会有事。”

  “否则的话,呵呵,我们洪荒数十种刑罚,有的是对付你这种妖物的办法。”陈鑫冷笑道:“如果你还想保着你这张小脸蛋,那就乖乖的听我们的话吧。”

  “你是想知道我的家族在哪里,然后把我们家族的人一网打尽吗?”六尾突然说话了,她冷冷的瞥了陈鑫一眼道:“我看你这个人就不是好人,你想知道我家族在哪里?”“呵呵,天狐一族,已经有数百年没有现世了,我当然想知道你老巢在哪里,这对我来说,可是无尽的功绩啊,可惜了,我实力太弱,不可能一个人吃得下你们天狐一族,

  否则的话,我会有着无尽的好处的。”

  “自己吃不下,就把我卖了,然后为你自己博得无尽的荣华富贵?”六尾冷笑一声道:“恕我直言,你真的是个渣渣。”“人不为已,天诛地灭,说真的,你这么漂亮,我也不想为难你的,但是为了我的前程,我必须得努力点。”陈鑫呵呵笑道:“听着,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在不说,

  我就开始用刑了。”

  “用刑?难道这还不算刑吗?”六尾看了一眼自己被钉在柱子上的狐尾,她冷笑道:“你觉的,这样不痛?”“哦,这个啊,抱歉,我也不想这样的,但是你们天狐一族,是出了名的狡诈阴险,所以我只好用这个方法让你安分一点,小姑娘,不是我故意对你不好,而是如果我对你

  好点,你可能就会上天了。”陈鑫笑呵呵的说。

  “好优秀的借口啊。”六尾笑了:“我出来的时候,姥姥就告诉我,千万不要轻易的相信别人,可是我一出门,就把她的话给抛之脑后了。”“呵呵,像你这么单纯的人不多了,不过,我可不相信你表面的单纯。”陈鑫冷笑一声道:“普天之下,谁不知道你们天狐一族就喜欢的是以色相诱人?呵呵,你现在装可怜

  ,等我一放松警惕,你就会毫不犹豫的挣脱,甚至会杀了我。”

  “我可告诉你,我最相信的一句话就是,这个世界上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喜欢骗人。”陈鑫说:“像你这么漂亮的,还是一只小狐狸,那就更喜欢骗人了。”

  “我真的没有怎么骗过人。”六尾摇摇头道:“你似乎是对女人很有偏见啊,你说,你以前是不是被女人骗过?”

  “是啊,我以前是被女人骗过,在我觉醒之前,我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陈鑫喃喃的说:“我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我对她很好,只要是她想要的,我基本都会满足她。”

  “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她还是骗了我,把我骗的倾家荡产的,最后她又跟一个男人跑了。”陈鑫说:“可怜的我,还相信什么狗屁的爱情。”

  “哦,那你是真的可怜。”六尾有些同情的看着陈鑫道:“我不了解你们男人,但是我听说,你们男人对初恋都是念念不忘的,是这样吗?”

  “是啊,我们对初恋都是念念不忘的。”陈鑫笑了:“所以我成名了以后又找到了她,将她漂亮的脑袋给切了下来…”

  “你…你怎么能这样?”六尾吃了一惊,陈鑫的做法让她不理解,她只是觉的,伤害归伤害,但是你这样伤害别人,就不太好了吧。

  “呵呵,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呢?”陈鑫冷笑道:“玩弄我的感情,欺骗我,我就是要这样对她。”

  “你就不后悔吗?毕竟你还是爱着她的啊。”六尾被这家伙给震住了,她觉的,这家伙才是真正的变态,他可是一言不合就砍人的。

  “不后悔,这有什么好后悔的?”陈鑫冷笑一声道:“一个背叛我的女人,是没有资格的。”

  “好吧,你是疯子,你说什么都有道理,我不与你争辩。”六尾目瞪口呆,她觉的与这家伙没有什么好说的。

  “本来就没有什么好争辩的,好了,小狐狸,我们也聊了这么久了,我也觉的我们之间的话应该说完了,呵呵,你考虑的怎么样了?”陈鑫冷笑道。“我考虑什么?如果是你,你会带着一群凶神恶煞的人去你空里,杀光她们,剥光她们的皮毛,夺去她们的狐丹吗?”六尾冷笑一声道:“或许你能做到,但是我做不到,因

  为我永远都没有你那么冷血。”

  “呵呵,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能做的到。”陈鑫笑了:“不过你真的不在考虑一下吗?我这个人,虽然性取向正常,但是绝对谈不上什么怜香惜玉的。”

  “你千万不要逼我对你动手,否则的话,我会让你的下场很惨。”陈鑫淡淡的说。

  “看的出来了,你是那种根本不懂的怜香惜玉的人,你只会在乎你自己的感觉,你根本不会在乎别人的感受,我直说了吧,你的女朋友当初离开你,其实是正确的。”

  六尾冷笑道:“因为你永远都不懂的如何珍惜她,你对她的好,只是在于表面。”

  “你闭嘴。”陈鑫的脸色铁青,他冷冷的说:“你敢在废话一个字,我马上要了你的命。”

  “你不敢,因为你还要带着我去邀请功呢。”六尾笑了笑道:“你舍得把这么大的功劳给切了吗?”“我是不敢杀你,不过嘛,有些时候,折磨一个人比杀了他可能会更痛快些。”陈鑫笑了,他抽出一把刀,淡淡的说:“你确定不考虑一下吗?你还有最后的机会。”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