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天大地大,这下他要去哪里找人好呢?

  不行,圣旨一下,这事情绝对没有转圜余地!

  哥舒颖得到回复以后,暗骂亲皇叔是只狐狸精。先是将本该属于他的繁重的担子甩给这个侄子不说,后来估计是早知道他的打算,所以先一步奔走了!

  就在哥舒璟夫妻走的当日下午,京中来人传下圣旨,旨意的内容是册立哥舒璟长子,哥舒明诀为皇太子,而夫妻俩自然是没有接到圣旨。对于夫妻二人的去向,园子里的一干奴仆回答皆是不知,而且,主人有吩咐,一年半载应该都不会再回京郊了。

  宫笑对于这个结果也不意外,再转眸看向远处,两辆马车渐行渐远,最终没入青山之间。

  “她过的好就行,我不去了!”百里邪说完,便径自出了房门。

  “你干儿子女儿都走了,你一个人在这不无聊吗?要不你跟我一道去南国看看吧?你妹妹在那边混的不错!”宫笑转而又问。

  “哦!”百里邪淡淡的应了声。

  “过两天,我也要走了!”宫笑说道!

  百里邪清冷的眸光睨了他一眼,跟着道:“没事!”

  “什么事?”宫笑奇怪的看了眼百里邪。

  百里邪看了一会儿,收回眸光,睨了眼身边的宫笑:“你一点也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吗?”

  楼内,寄宿的百里邪与宫笑也已经起床,站在楼上,将田间小路上的马车行程收进眼底。

  一家人这才上了马车,一行两辆马车,一辆由舒砚驾驶,一辆由哥舒璟戴着斗笠亲自驾驶着,往青山绿水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好啦好啦,快点走啦,你那生离死别的模样做什么啊?”哥舒明溪在马车上催促道!

  “天气渐凉了,咱们去蜀南北堂叔叔家过冬,明年再回来!”哥舒璟一手抱着小儿子,空出的手摸了摸大儿子的头说道。

  哥舒明印却有点舍不得的样子,望望身后的园子,又看看爹娘。而后扯了扯亲爹的衣袂道,“爹啊,我们要出门多久啊?”

  哥舒明溪第一个欢快的窜上了马车,满脸的期待雀跃。

  次日一早,园子外已经停好了两辆马车。

  晚风徐徐,带着夜的凉,以及田园内流淌的清新穿透小楼的纱帘,烛火摇曳,摇着摇着,熄灭!

  殷璃飞抬手够住哥舒璟的脖颈,一手插入他半干的发丝里……

  两人对望了许久,殷璃飞不说话,哥舒璟也不说话。只是,殷璃飞看着看着,就觉得上方的俊颜越来越近,最后压下……

  眼前这个男人,是她爱的夫,她孩子的父亲呵!他们已经一起度过了她来这个世界的大部分岁月,还有将来的虽然,直到一起老去。

  殷璃飞睁着眼睛仰望上方的哥舒璟,只见眼前人眼眸明亮澄澈映着自己的身影,期间的柔情无形的将自己包裹在期间。身边明明已经经历了很多人事来去,可是每每四目相对,却感觉他们之间一直停留在一个时间点,一个将彼此驻留在心底的时间点。唯一不同的,就是岁月越久,爱越浓!

  “累了?”哥舒璟着了白色的中衣,湿着头发从门口进来,自然走到床边,轻轻一提,就将殷璃飞提到腿上枕着。

  殷璃飞又将贪睡的小儿子哄好,交给奶娘,这次伸了个懒腰往床上一躺:“哎!”

  夜里,赶了孩子们去睡觉。

  因为百里邪的房子失火了,暂居在他那的宫笑与北辰陵只得挪到哥舒璟家来叨扰一晚,等明日修好房子才能回去住。

  日落黄昏,各自回家!

  哥舒蓝薰耐着性子坐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哥舒明印几个孩子回来,终究是带着自家孩子走了。

  殷璃飞说清楚后,也不说话了,只拿了糕点逗卫念儿,屋子里的氛围顿时有点沉闷。

  听这语气,哥舒蓝薰没有怀疑,而是暗恼自己来的不是时候!但又何尝听不出殷璃飞话里赶人的意思?

  “是巧了,本来是想今日去的,可是临时有点事,去了趟隔壁庄子,这不才回来一个时辰吧。所以就给耽误了,否则的话,怕要你跑空门了!”殷璃飞解释。

  哥舒蓝薰本来看女儿的谗样着急,一听这话不禁愕然:“明日就出门?这还真是巧了!”

  卫念儿已然被桌上美味的糕点吸引,早就忘记娘亲的嘱咐,要怎么缠着明印哥哥不放了!

  “那也成,不过怕是婶婶今日也不能招待你多久了,这边正在收拾东西。有个故人孩子快满月了,明日一早我们大约就会动身出趟远门!”殷璃飞跟着说道,说话间,两人已经进屋。

  “这不是快秋收了吗,在府里无事,薰儿便到庄子上来看看了,反正两边离的也不是多远,坐马车很快的!”哥舒蓝薰只得如此说道。

  哥舒蓝薰被这么一问,不免尴尬,她就是掐着这个点过来,而后晚上想留宿的呢!再来呢,再让卫念儿赖一赖,顺理成章的多住他十天半个月!

  别说她都担心哥舒蓝薰家的孩子教歪了,单从血缘上说,她也是不可能让这两个孩子将来有什么的!

  大约也是教育的问题,卫念儿也不乐意和那些“乡巴佬”玩,所以常常弄的十分不愉快。这也是哥舒明溪姐妹不待见这小娃的主要原因!

  这小娃儿一来就喜欢缠着明印前后跑,明印哥哥叫的可是欢快!而一旦看见同来的村里其他孩子凑到一起了,哥舒蓝薰便表现的不那么乐意了!

  是人都看得出,自家的两只小的和那个小儿霸道的玩不到一起去了,她看在孩子小,又是别人家的份上,最多也只能说说客气话。而哥舒蓝薰不仅不自觉,依旧放纵孩子,又要来打扰。

  殷璃飞知道,哥舒蓝薰如越王妃一般,都是心有算计的,还是觉得他们家很有地位吧!所以,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又在隔壁山头买了庄园,三不五时的带着孩子过来串门。

  可不就是想在这里过夜吗?然后呢,晚上再巧妙的安排几个两小无猜的小孩子一起睡,好培养感情!

  “山路夜里不好走,你怎么这么晚过来?”殷璃飞跟着问道,而今差不多已经下午。哥舒蓝薰每日一来,基本上就得待上一整天。还是头一次来的这么晚,但虽这么问,差不多已经猜到她的意图。

  哥舒蓝薰见殷璃飞这样,又听这话便感觉出几分疏远。心底隐隐不高兴,但想自己是来巴结人的,就又平静下来。

  “那俩孩子,也不知道钻哪个山头去了!”殷璃飞抱了一下卫念儿就将她放了下来。

  哥舒蓝薰见此,眉目间带了满意的喜色,眸光却往殷璃飞身后瞄:“怎么不见小郡主和小世子呢?”

  殷璃飞眼看着一个红色的肉团扑过来,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住她抱起:“小念儿又长高了呐!”

  卫念儿又是眨巴了一会儿眼睛,在哥舒蓝薰要发飙的时候,猛然回过神来,而后跑下哥舒蓝薰的怀抱,直接朝门口冲去:“皇姨奶奶,皇姨奶奶!”

  哥舒蓝薰眸光一亮,赶忙推了一下怀里的女儿。怀里的女儿不解的睁着无辜的眼睛看哥舒蓝薰,哥舒蓝薰顿时懊恼的小声提醒:“你皇婶婶来了,还不快去!娘是怎么教你的?”

  望了半天,终于见得一抹浅白的影子娉婷而来。

  以她看惯精美楼阁与名贵花卉的眼光来看,是十分理解这边静逸的风光!

  眼底是有几分嫌弃的,而且也实在不能理解,这原本位高权重的二人为的什么抽风的躲到这里来!

  殷璃飞几步回到主楼,又从主楼到得客楼!这座园子里的建筑物不多,但地大林广,哥舒蓝薰抱着女儿坐在独立的竹楼里,四处张望,也只见高耸的果树,不见几个人影。

  朝里的话,原来凌夙锦还偶尔来拜访一次,自从三年前娶了江南一个商家女子,也基本一年来一次而已。

  这些年,他们打交道的,也就是娘家人,然后是隔壁的百里邪、宁无欢,以及据说失忆,不知道什么原因又与百里邪相交,又经常带着个别人家的孩子来蹭饭的宫笑。

  说起来,殷璃飞觉得自己和哥舒蓝薰并没有什么交情。这些年和哥舒璟隐居在这里,也不问朝中事情!除了个别大事,小皇帝才会和如今已经贵为内廷副统领桂早一道求来,哥舒璟难得出面一次。其他识相的,都不应该再来打扰他们平静的生活。

  他们的女儿比殷璃飞家的小两岁,但才不过四岁的孩子,被宠的无法无天不说。殷璃飞觉得这本来与自己没有关系,但哥舒蓝薰却这么早就将主意打到了他们家宝贝儿子身上来了!

  而所说的卫少夫人,则是禁军统领卫辽的夫人。她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越王府的郡主,哥舒蓝薰。

  殷璃飞便也没有和百里邪或者宫笑打招呼,径自往前院去了!

  “嗯!”哥舒璟轻应,看着她的眼底是多少年不变的柔情。

  殷璃飞又看向哥舒璟:“我回去看看,你们慢慢吃!”

  北辰陵则是看了一眼宫笑,见他点头,这也才跟上哥舒明溪姐弟的脚步。

  “真的吗,那太好了!”哥舒明溪顿时眸光灿亮,直接就掉转头去拉烤炉旁边的明印:“我们找小胖去!”

  “你带弟弟和陵儿去后山玩吧,娘准许你们玩到傍晚回来!”殷璃飞接着说道。

  “溪儿!”殷璃飞睨了哥舒明溪一眼,哥舒明溪忙住嘴。

  “那个讨厌鬼怎么又来了!”殷璃飞还没有说话,哥舒明溪就不高兴的咕哝。

  “是卫夫人带了念儿小姐到访!”雪竹说道。

  “何事?”

  听见唤声,殷璃飞抬眸,就见雪竹走了过来。

  “王妃!”

  殷璃飞一手拿着肉串,一手抱着女儿,也是满心的宠溺。

  “真的吗,亲娘啊,你真是太太太好了!”哥舒明溪顿时如获特赦,一把抱住殷璃飞。

  “嗯,孺子可教耶!今晚就回来吧,不用去干爹家了!”殷璃飞满意的点头,给了女儿一个灿烂的笑,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